宜州烧烤美食交流组

# 如果我们不曾相遇 #如果我们不曾相遇,你会在哪里

今天你被哪句歌词感动了 2020-09-15 12:18:53


        我的生日时间比较奇特,活了这么多年都没有遇到几个和我同一天生日的人。上了研究生之后,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我和天航熟络了起来,巧合的是她竟然就比我大一天;后来,她的男朋友杜博、同实验室的小伙伴贤哥也加入了我们;再后来,天航发现贤哥生日跟我一天;再再后来,就有了我们这个小团体。杜博有一次开玩笑说,我这一只羊竟然被三只狮子包围了。仔细一想,还真是啊。到现在,两年过去了,这个小团体陪着我走过了许多风风雨雨,我很想做点什么纪念我们共同走过的这段时光。正好今年是很特殊的一年,因为时差的原因,我们三个的生日都是中国时间的8月1号。所以,今天我就来讲讲属于我们四个的故事。

       那一天那一刻那个场景,你出现在我生命。

       其实我大二的时候就认识了天航。应该是2011年冬天,我们报名了同一门创新研究课。那时候我还巨胖,天航还是高高瘦瘦的,我们对彼此的印象大概就停留在这个样子。几年后研究生入学的那一天,看到她和我一个寝室我是很激动的,好歹有一个我认识又不讨厌的人跟我住一起了。由于我们宿舍在走廊的尽头,光线不是很好,从走廊看过去处于逆光状态,只能看见黑黑的身形。那天,我去走廊另一头打水,正往回走,猛然看见一个高大的背影,好像在开我们宿舍的门。我下意识的叫了声,天航?对方有些懵逼,没有出声。我一下子慌了,难道认错人了?走进一看,就是她,没搞错啊。即使如此,我还是小心翼翼地问了句,你是天航么?对方这才像缓过劲一样,说了句,娜姐?然后我俩都笑了,她说,我印象中你还很胖。我说,哎,我记得你好瘦。谁都没想到,她就这样成了我生命中第二个最好的朋友。

       跟杜博的相识更囧。他当时来帮天航搬宿舍,也是我刚从门外进来,看见窗边站了一个很面熟的男生,真的很面熟,但是我就是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听着他很自然地叫着娜姐,我也不好意思问他名字是什么。后来,我实在装不下去了,终于还是没忍住问他,我看你好面熟,但是你的名字是?他愣了一下,然后无奈地说了句,娜姐,我是杜博啊。我恍然大悟,哦,原来是你啊。

       贤哥是我大一时候的同班同学,只是那个时候不是很熟,因为他长了一副严肃脸,又是班里管党建的,一身很正经的感觉,不怒自威。后来我老跑到他们实验室找天航玩,刚开始只是礼貌性的打个招呼,慢慢地就一起吃饭、去实验室、回寝室,自然而然地就熟了起来。熟悉了之后的贤哥完全就是个小公主,有着不符年龄的傲娇和不符相貌的不正经,原来的印象完全被颠覆。

       有时候想想,缘分真的是个很奇妙的东西,它让你的生活充满了偶然和巧合。你永远都不知道,几年前仅有一面之缘的那个人会在几年后和你产生怎样的交集。世界这么大,每个人都有自己时间线,每件事都有那么多可能性,但是兜兜转转,一切都指向了你。

       苍狗又白云,身旁有了你,匆匆轮回又有何惧。

       如果每天醒着的时候都是跟着某几个人一起度过,再不平常的事情也会变得平常吧。研究生的生活就是这样,活动范围很小,周围的人也很少,那段日子几乎每天都是一起度过的。很多细节都已经记不清了,不是因为过去太久,只是因为他们都已经成为我生活中的一部分,很多事情就像每天都要呼吸一样自然。想来想去,我还记得的都跟吃有关。一起去黑大夜市吃烤鱿鱼、烤土豆、银耳莲子羹,一起去师大夜市吃烤生蚝、大肠包小肠、牛肉饼,一起在15公寓附近那家韩餐店吃冷面、炸酱面、五花肉,还有毕业的时候贤哥带我们去吃的那家莆田菜,我们一起嗨到很晚的酒吧,还有好多好多。

       对于我这种爱吃的人来说,很多回忆都跟味道密不可分,一尝到某种味道,我就会想起这味道背后的故事,比如说烤香肠和冷面。研二找工作的时候,相比于其他同学,我的速度极其缓慢。其他人几乎都在九月份就找完了,可我当时连一个OFFER都没有。所以我不愿意去实验室,害怕他们问起我找工作的情况。于是,我悄悄地躲到了天航他们实验室。白天我就安静的呆在小二楼,也没心思吃饭;直到很晚,天航终于做完了所有的实验,我们就一起溜达回15公寓。当一切喧嚣安静下来,所有躁动都悄然退去,我才会觉得有点胃口。然后我们就会在西门口买一份烤冷面加一个烤肠,虽然是垃圾食品,但是对于那个时候的我,简直是美味。后来杜博找到了中广核的工作,贤哥也有了医工所的OFFER,可是他们还是一直鼓励我,陪我去了很多次宣讲会。要不是当时杜博硬逼着我去参加那场宣讲会,我可能也不会来到现在的单位。

       就像每个人心中都有妈妈的味道,我相信每个人心中也都有朋友的味道。虽然我们天各一方,但只要一尝到那些熟悉的味道,我就会觉的,此刻,你们就在我身边。只可惜,来到这里之后再也没有吃到过烤冷面。

       时间就这么一天天过去,不知不觉你们已经陪我走过了那么多日子。最难忘的应该是刚来到这个城市的那段时间,用“举目无亲”形容当时的我真的一点都不为过。没有认识的朋友,没有熟悉的环境,再加上生活自理能力几乎为零,那个时候分分钟我都在崩溃。即便远在上海苏州哈尔滨,你们还是想尽一切办法帮我打点好一切,能代劳的绝不让我操心。在你们的帮助下,我慢慢从混乱中镇静下来,学着独自面对生活中的琐事,学会一个人生活。别人可能会说我是一个内心很强大的人,其实,只有我知道,如果不是你们在我身后做着坚强的后盾,无论如何我也强大不起来。我之所以成为现在的我,是因为生命中有了你们,是你们一直用自己的温暖照顾着我,改变着我,让我不再是原来那个浑身是刺的仙人掌。现在,我不会再畏惧任何事情,因为我知道,不管发生什么,你们始终站在我身边。

       晒伤的脱皮,意外的雪景,与你相依的四季。

       其实,我是一个很爱玩的人,信奉着“世界这么大,趁年轻应该多出去看看”的理论。为了充分的利用好时间,我常常会在出行之前很久就开始查攻略、定路线,并且一边又一遍的确认。像那种说走就走的事我是干不出来的,这也可能跟我不太信任别人有关。大概是在研一的暑假快要结束的时候,天航和师兄去北京学习,要出发的那个下午,天航问我,诶,你要不要一起去蹭个住宿在北京玩玩?我犹豫了一下,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跟她说好啊。所剩时间不多,我赶紧去买票收拾东西,晚上就坐上了同一趟开往北京的火车,这才有了后面那些“吃着冰激凌路过腾讯大楼、中科院、清华”的故事。当时我是真的什么都没准备啊,要按照以往,估计我得紧张的心脏病都要犯了,可是这一次却莫名的很安心,或许这就是信任的力量。

        就算是关系再好的朋友也会有吵架的时候,只是跟有些人吵完,我会记恨一辈子,但是跟你们吵完,就算当时恨得咬牙切齿,见到你们的一瞬间就会把所有的矛盾和不爽忘到九霄云外。有一次我在群里发了一大通脾气,闹得很凶很凶,就差打个飞的当面怼死人了。本以为再见面会尴尬,但是今年五月份去上海出差,再见到杜博贤哥的时候,那一句“嘿,我在这里”让我们一下子就回到了以前愉快玩耍的时候。你们不跟我计较,就是我上辈子修来最大的德。同样是没有计划的乱转,走到哪里就是哪里,只要是在你们身边,我就有无限的勇气和绝对的信任。杜博日渐圆润,贤哥瘦高变帅,天航……依旧很天航。多想和你们就这样漫无目的的一直走下去,把这个世界的风景都看够。想起来去年十一去亚丁玩,曾经开玩笑跟你们说,我要把你们都带上海拔4700米的地方,让你们看到我能看到的一切。我是打算爬到牛奶海的,然后放上一张我们的合照,也算是我们都来过这里了吧。只可惜,身体素质还是不够好,刚到4500米的地方就开始高反,最终遗憾地没上去。讲真,以后我要养成一个习惯,去一个地方就给我们的合照留个影,在所有我去过的地方都留下我们的影子。

       谁不曾找寻,谁不曾怀疑,茫茫人生奔向何地。

       如今,我在祖国大西南,杜博在上海,贤哥在苏州,天航远在西雅图,真是散落天涯。原来杜博常跟我说,以后我们都到一个城市定居吧,买房就买上下楼,有个事跺跺地板就知道了。说的时候很我们认真,因为那时候我们天真地以为世界想怎样就怎样。可是,生活哪会这么容易,到头来还是会被生活所迫放弃了当初的誓言。二十多岁,正是奋斗的年纪,正是不断找寻自我定位和人生价值的年纪,本来就不该被某些幼稚的想法束缚。所以,就让我们暂时忘掉曾经许下的诺言,心无旁骛的努力奋斗。我相信很多事情都是缘分,都已经命中注定。等有朝一日,当我们的能力能撑得起曾经的诺言,我们再来做邻居。

       某一天某一刻某次呼吸,我们终将再分离,而我的自传里曾经有你,没有遗憾的诗句。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再美的相遇也会有曲终人散的一天。以前我总害怕分离,因为我怕失去你们。可是现在我不再害怕,因为我知道你们会开始新的生活,会认识新的朋友,会朝着更好的明天奔去。未来太漫长,谁也没有精力去猜测意外和明天哪个先来临。或许有一天我们不会再出现在彼此的生命中,但至少曾经有过,那我们就没遗憾,剩下的只有感激。

       如果我们不曾相遇,我会是在哪里。

       如果我们不曾相遇,人间又如何运行。

       但是那一天我们相遇了,从此人生被重新定义。

       这一秒,感恩一路上都有你的陪伴。


P.S.:私心地附上《青云志》里张小凡人物主题曲版的《如果我们不曾相遇》,感觉这首歌配上这个视频真的很有感觉。仔细想想人的一生就是在不断地分离和相遇,不管现在陪在你身边的人是谁,都要好好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