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州烧烤美食交流组

初出茅庐,智斗黑涩会!

就着鸡汤聊聊职场 2020-07-06 06:03:29

写在开篇之前:虽然只是写了一篇预告,粉丝却已经突破100人,感谢大家的关注和期待,唯有拿出更多精彩故事,回馈大家!


2006年平安夜,收到当时老板电话。

目前广东市场初具规模,你带领的小团队工作很出色,得到公司上下的一致认可。经公司研究决定,调你回泉州开拓那里的市场。

我们老板是泉州人,在厦门发家致富,当时公司两个工厂所在地的地块,都是他的。老板是典型的“精明绝顶”的人,从他的那双眼睛和头发都可以看的出来。公司无论是采购、技术、销售、行政等等,他都事无巨细,事必躬亲,很多次我们一起加班到很晚,开上他的Passat,去吃上一碗热气腾腾的大碗面,这也是一天最放松的时刻。

老板让我去开拓泉州市场-他的家乡,不单单是因为他了解自己的家乡,更是源于对我的培养。不同于当初开拓广东市场,这次因为年底招人困难,所以只有我一人之身前往泉州。

在去泉州之前,她给我的印象是这样的。

泉州最早开发于周秦两汉,公元260年始置东安县治,唐朝时为世界四大口岸之一,被马可波罗誉为光明之城,宋元时期为东方第一大港,曾有“市井十洲人”、“涨海声中万国商”之盛景。泉州素称世界宗教博物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全球第一个“世界多元文化展示中心”定址泉州。


但是当我到了泉州后,她和厦门,以及我这段时间看到的广东差距真的很明显。

泉州最为知名的就是服装和鞋帽,而这些工厂及相关配套企业也是我的主要目标客户。

在找到落脚的地方后,开始搜集目标客户信息,规划拜访路线,然后开始电话预约上门面谈时间。

因为有了在广东几个月的市场经验,预约客户比较顺利,第二天到一家专业生产拉链锁头的家族企业去拜访,心中不觉欢喜,如此顺利。

时间尚早,便拿起电话,约了大学同学,晚上一起吃烤生蚝-当地名小吃。

吹着海风,吃着成打的生蚝,和同学回忆大学时光,吹水各自目前的工作“成就”。突然同学提醒我,“泉州这个地方,你一个人外出还是要多留个心眼,有些地方治安很差,专挑你们这种外来人”。意气风发的我,哪里听得去这些,随便应了一声,便有开始了其他话题。

第二天我早早来到客户处,因为我们的产品性价比高:日本的品质,中国的价格,所以客户很容易就接受了,拿了两台先做测试。

我满心欢喜,给老板信息。老板给予了肯定和鼓励,再接再厉,春节前把泉州市场打开。


带着客户给的几千元货款(货款塞在了我带的样品里面),下午三点钟一路哼着小曲回到住的地方,看到附近有家手机店。

当时是诺基亚和三星的天下,而我留意诺基亚N73很久了,但一直还没有上市,抱着试试看的心里,我走进了这家店。

先生你好,我们这里什么手机都有随便看啊,一位30几岁模样的男人说道。

“有N73吗”?

有的有的,但真机需要到我们总店才有的看。

“可以啊,我刚好有时间”。

和他一起走了几百米便来到临街的一间店面,进店以后男子说:看真机要到我们后面的屋子里,直到这时,我也没有丝毫的戒备心里。

进到后屋,一位身穿豹子头T恤,胳膊上满是纹身的男子厉声道,坐下!!

我的头脑一篇空白,妈蛋,遇到黑涩会拉,这是拍电影吗。。。

纹身男叽里呱啦的说着,但我完全听不见他在说什么。。。

“嗨嗨嗨,吓傻了吗,听到我说什么没,纹身男用手指戳了我几下说道”。

“是是是,大哥,我做错什么了吗,我刚毕业,刚参加工作……”

“我是个好人啊,大哥……”

“别跟我这废话,跟你说,我们这手机是走私过来的,都是真机,价格便宜,你不是要买N73吗,这就是,说着把一台手机丢在我面前。3000元,钱拿来就可以走了”。

“我没钱啊大哥,我就是到店里看看、问问,没打算买,也真没钱买”。

“没钱?老六,看看他包里有没有钱”。

想着刚收的客户的货款,心里不由得一阵紧张,但转念一想,要镇定,千万不能让这些王八蛋看出来,否则就……

因为塞得比较深,对方没有翻出来,但是把我的钱包翻出来了,因为昨天刚刚交完住店费用,所以钱包里只剩下92元钱。

"大哥,他包里真没什么钱,怎么办?"

"好办,给他打针,会上瘾的针。"

没吃过猪肉,我也见过猪跑。这群王八蛋,心里一万头上古神兽跑过……

如果真的被他们打了针,那以后我的生活怎么办?

那一刻,没法辨别真假,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大哥,我刚毕业,身上真的没什么钱,你看这手机能不能便宜点,我卡上还有1800元钱,给你1500元,给我剩个300元生活费,可以吗”?

“我3000元的手机,你1500就想买,你拿我当什么,纹身男拍桌怒声道。”

“大哥,我不用N73,给我一台3210就行。”

“哈哈哈,哈哈哈,那传出去,我岂不是被人笑话,说我欺负一个毕业生。”

“放心大哥,以后还要仰仗大哥关照,我怎么可能说出去呢,即使说,也是说你霸气侧漏,义薄云天……”

10万匹上古神兽飘过……

“好吧,看你小子也没什么钱。你和老六去银行取钱,以后遇到困难,可以来店里找我,或者提我的名号。”

从店里走出的那一刻才发现,身上的衣服已湿透。

心中飘过一个念头,取钱途中,见机跑掉?转念一想,如果不成功,就惨了,可能还会被打针,算了,1500元买个平安,买个教训。

回到旅馆,赶紧退房。

连夜坐车走了很远,才选了另外一家旅馆住下。

那一夜,出去打外卖,都觉得路上每个人都是黑涩会。

灯也没关,电视也没关,一直到第二天天亮……

其实那是的泉州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