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州烧烤美食交流组

大学室友真是个神奇的存在

没事就爱无空搓 2020-11-02 12:45:46

从不张望999/1000的人过什么样的生活

只要你关注了我,那就是唯一的我



五一期间去桐庐参加了大学室友的婚礼,从早上9点赶车一直到了下午5点半才到现场。

到了之后,司仪已经开始准备开场白,我连迎宾处的合影都没赶上,后来发朋友圈都觉得好遗憾。

在婚礼上,她放了我们大学时期的照片,看得我又哭又笑。看到她穿着婚纱走上舞台,我激动得眼泪鼻涕一起流。

虽然我的大学上的不得怎么样,但是还好遇到了她们,大学生活才会那么快乐。还是时常怀念起那段时光,遇见她们真的是三生有幸

一直觉得室友这种东西真的很奇妙,茫茫人海,怎么会偏偏和这几个人住在了一起,一住就是4年。不知道你们会不会有这种感觉,一个寝室的女生,除了生理期一样,就连说话方式、动作和气质给人的感觉都特别像。



记得刚进大学报到的时候,听说寝室里没有空调,我妈一进寝室就特别霸气地说,“我女儿是要吹空调的。”吓得我连忙在她后面挥手打住她更挑衅的话,生怕室友觉得我是娇滴滴的婊子,事实证明,后来她们也的确曾经认为我是个傻乎乎的温州富二代(然而,她们只对了一半,我只有傻乎乎,并没有富二代)。


大学四年,她们是和我最亲的人。


期末预习高数

考场奋力作弊

不会再有像大学室友那样放水放得这么尽力的人了。

数学是我这一辈子无法逾越的高山,至今没想明白为什么我这种纯文的专业要学习高数这种令人发指的学科。在进入大学的第一学期,我们要学高数,并考试成绩作为考核标准。

不知者真的是无畏的。

第二天就要考试了,我还在寝室一边抠脚一边打牌,一边第一次打开课本,预习高数。直到那个时候,我才知道微积分居然分为“微分”和“积分”。这真的是晴天霹雳!!!

这是特么两个东西啊!!

为什么合起来叫“微积分”啊!!

太不科学了啊!!


当晚,室友燕子对我开始进行突击训练,在她努力了两个小时后,看到我还是一个白痴的时候,她也只得悻悻上床。

天无绝人之路,第二天考试时,她居然坐在我的前座。考卷一发下来她就拼了命的做题,就为了能让我尽早抄一点考卷,拿出了吃奶的劲儿。在她的努力之下我用5分钟就做完了填空题和选择题,剩下的一个多小时的时间用来绝望。期间付出了一次被老师说“喂,那个女同学不要东张西望”的代价。

考完之后我还是十分低落,甚至连聚餐的时候都down到不能自已。挂科是要补考的,进大学的第一学期就要补考,我该怎么和父老乡亲交代。

大概是我的低落情绪影响到其他同学,他们就一个个地来安慰我,让我很受用。

过了两天查成绩的时候,那些来安慰我的同学们都挂科了,而我60分及格了。

在此真的特别感恩对我的低智商不离不弃的燕子,和来安慰我的那些大学同学,没有他们为我垫底,我这种连微分和积分是啥都不知道的二货真的无法低空飘过的。



一边一起努力减肥

一边一起认真吃胖

相信女大学生寝室都有一起减肥的经历。

每当夜幕降临,我们寝室也切换到了健身房模式。婷姐先来一套郑多燕减肥操,周周再来上几组瘦腿机,怎么吃都吃不胖的燕子就在一旁乐呵地嗑着瓜子,指点江山。学霸荒原偶尔也参与到运动中去。

我属于不爱运动,但特想瘦的人。心想大不了不吃晚饭减肥,这就导致往往到了熄灯之后,我在床上饿到无法自拔,开始怂恿整个寝室和我一起叫外卖。

燕子总是积极响应,周周和婷姐总是半推半就,荒原总是要点一份“大鸡腿”。

那时候吃不到烤生蚝和扇贝,我就老点大茄子,心想,这上面的酱料配方总是一样的嘛。每次都会把4块钱的大茄子想象成五六十元一打的生蚝来慰藉自己。

虽然已经门禁,但外卖小哥依然尽忠职守。外卖到了的时候,我们把钱放在水桶里吊下去,他把烧烤放在水桶里吊上来。在月色之中,完成了我们罪恶的肥胖交易。

在昏黄的台灯照射下,寝室每个人吃得分外开心。吃完之后砸吧着嘴巴,摸着圆滚滚的肚子各自发誓没有下一次。

顺便说一声,那个瘦腿机总是发出巨大的声响,引起楼下学妹的愤恨,在几次隔空对骂之后被放在阳台上积满了厚厚的灰。最终不知命运如何。


自制火锅和土味蹦迪

大概火锅是人类伟大的发明,来自各地的我们有一个共同的爱好就是吃火锅。

冬天,我们就紧闭门窗,冒着被寝室阿姨抓包的危险在寝室里煮火锅。她们这些贤良淑德的女子负责采购,我这种连菜都不认识几种的姑娘负责清洗。荒原喜欢吃丸子,燕子喜欢吃鸡腿,婷姐喜欢吃菜。大家用不同样式的筷子在火锅里挑拣着食材,相互给长得不一样的碗里夹菜,现在想想真是美好得一塌糊涂。

吃火锅一时爽,事后衣服被褥火葬场。每个人吃得面红耳赤,衣服上,头发上,蚊帐上全是火锅味,得把阳台和寝室门大开一天才能把味道去掉。

每每等味道散尽不多久,我们又开始了新一轮火锅计划。

吃完自制火锅之后,我们就关灯开始群魔乱舞,用现在流行的词来说,应该是“土味蹦迪”。那时候好像连音响都没有,谁的电脑放得响,那就是我们的DJ台。

大家拿着手机电筒,假装是闪光灯,随着音乐,放肆摇摆。尖叫声和笑声引得同层楼的不少小伙伴侧目,也有隔壁寝室被我们的笑声勾引得受不了,加入到我们的队伍中来。

大约嗨到11点,我们一个个去洗漱,晚上在满是火锅臭味里甜甜睡去。

现在想起来,蠢是真的,而快乐也是真的。


来啊!一起抓小偷啊!

大学里还有件让我们特别患难与共的事儿,至今津津乐道。

燕子的衣服被偷了,浸在盥洗室被偷了。由于此前学二曾发生过多次偷盗事件,室友们义愤填膺,到楼下用肉眼仔细排查各个寝室的阳台,并写了一个告示贴在学二布告栏上。


大概是学二偷盗事件引起众怒,告示贴出之后,电话蜂拥而至。食堂吃饭时,接到爆料称在学二看到一个女生穿着一模一样的衣服,已在该女生寝室门口蹲点,叫我们速来。当即我们就放下筷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到那个寝室门口,敲门进去。

我们只是问了女生衣服是哪里买的,多少钱之类的问题,并要求她打开柜子看一看,有没有其他丢失的衣服,因为太怂,我们也不敢真的去碰衣柜。

到了晚上,我们越想越不对,当时大学生跳楼自杀新闻屡见报端,我们生怕她一不小心就跳楼了,赶紧把这事儿汇报给她们班主任,自己也去买好西瓜登门道歉。

当然,事情的结果是我们的西瓜被“砰”一声扔了出去,集体收获了一声“出去”的怒吼。

就这样,我们衣服也被偷了,西瓜也被扔了,还背上了学姐欺负学妹的恶名。之后辅导员叫我们寝室各自写一份事件经过陈述书,并签字画押。

所以,到底衣服是被谁偷了,这个问题大概能排在我大学未解之谜榜榜首。

不过对当时那个女生,我们的确处理得不妥,希望不要给她留下心理阴影。



大学室友,会因为一个人怕黑,在夜里一个个从被窝里爬出去集体上厕所;会因为一个人生日,整个寝室想法设法地出点子给惊喜;会为了一次约会,大家翻箱倒柜,集众家之长挑衣服。有不小心把快递掉在护校河,大家四处去找棍子捞快递,有卧谈到两三点都舍不得睡的时候。

现在回想起来大学真好啊,谁能在谁的记忆中留下那么多黑历史呢。陪你一起干那么多傻逼的事儿的人,真的只有大学室友了吧。

能成为大学室友,真的是上天的缘分。


PS.黄荒原,作为我们寝室第一个出嫁的姑娘,你一定要幸福啊。


大学室友这件事,实在是太棒了啊!


愿你们也有那么多与大学室友的美好回忆

八筒祝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