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州烧烤美食交流组

与捷先生相遇的第377天

虾客壳 2020-10-16 16:19:51

2016123日大概是我24年来最成功的一次发神经,我翻出一张两年前的截图,加了一个人,接下来的剧情相当狗血,因为我的死要面子和对方分分钟把天聊死的精神,两天后才成功加上了这位QQ好友---捷先生。接下来发生的事大概是我2017年最成功的一件事---跟捷先生确定恋爱关系。捷先生是个百分百的工科男,思维行径免不了有我吐槽不止的地方,但在有一件事上他似乎发挥很稳定,那就是给我买东西,大概因为买的基本都是吃的吧,这和一个吃货的胃很难不融洽。



终于明白什么是“新鲜水果”

作为一个真正的南方人,捷先生在水果上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第一次收到他给我邮的橘子时乐开了花,我的土包子眼从未见过那么薄皮那么天然甜的橘子,吃的时候舍不得掉一滴汁(随意脑补吃橘子时的怂样)。后来捷先生来看我,背了一书包火龙果、龙眼和圣女果,吃得我欢天喜地。从此以后我将吃过的水果分为两类,一类是捷先生给我的水果,另一类是假水果。有一次在广州傍晚的路边买到五毛钱一斤的香蕉,高兴地手舞足蹈,给捷先生内心增加了不少嘚瑟的点。前几天他来看我,给我拎了一箱橙子,他没提前告诉我,我在接到他后墨迹了他好半天,因为我知道他对自己抠对我大方的路子,省吃俭用后都给我了。但我还是盯着那箱子吞了几下口水,我深知箱身广告图文和实物相符。想起来以前学过的男神的诗“日啖荔枝三百颗”,我现在可以很确定的一件事是:华南水果当饭吃。


我最爱的“甜品”

我是很讨厌甜品的,身上的肉都是吃肉长出来的,和糖分几乎不怎么挂钩。对于鸡仔饼,未见其身先闻其“名”时捷先生给我形容是一种甜品,吃到后才知道工科男描述地太片面。以至于吃第一回一回吃掉一盒,紧接着让捷先生又买了两盒,全部吃完。现在还留着吃过的鸡仔饼饼盒,堆在柜子里,不舍得扔。

 

烤生

在长春时有过一次过敏,去医院医生说“被大风给刮的”(用东北话念),让我忌口海鲜,我的吃货经历告诉我我对家乡菜魔芋豆腐过敏,对海带过敏,对海鲜还没有过敏经验。有一次去广州,捷先生给我买烤生蚝,我没提前告诉他我的过敏史,以我对他的了解,这个会早上叮嘱我喝开水并且早起给我煮开水的人是不会让我的胃有任何冒险的,有怕我吃不惯的顾虑,捷先生这次买得较少(只是相对于买别的吃的东西的量而言。捷先生买吃的和我父亲大人有一拼,抱着“吃了再也不想再吃”的初衷),我吃了好几个,然后天天跟他碎碎念“烤生蚝真的好好吃”。


重庆之后再无烧烤

这句话是捷先生自己说的。这顿烧烤是在旅途折腾心身疲惫被我墨迹好久给我煮好开水后出门的捷先生带回来的惊喜,20块钱买了一盒,有饱满入味的肉,有不失本色的蔬菜,有香脆的骨头,这顿烧烤在回忆里竟然盖过了寄托满我的文艺浪漫之心的明信片寄存,在食物面前如此切实际的我,不言惭愧。

 

牛肉

对于火车站附近的东西从来缺乏好感,但广州站旁边的李先生牛肉面居然是个例外,那是我第一次去广州在离开时捷先生带我吃的,是奇怪的杨桃和茶餐厅后我吃到的唯一合胃口的东西。可能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可能是熬的汤到位了。要再吃一次才能下定论。


煲汤王国的鸡

看惯了对广东的煲汤的各种颂赞,对言之凿凿的广告词和实物的契合度持以怀疑是一个幼稚人儿仅存的几分理性。但我现在对广东的汤爱得死去活来,人生的第一次“见家长”就被捷先生带到他表哥家喝汤,一个怂货在那样一种尴尬的环境下竟然喝了好几碗看起来平淡无奇的鸡汤,好喝到词穷,又多一句在捷先生面前的碎碎念“好好喝啊”。然后三番五次央求捷先生给我他习以为常的菜谱,后来捷先生给我寄来汤料,在家熬了一锅汤,家人称赞不已。后来捷先生亲身示范了一锅排骨汤,除盐以外不加任何调料,效果绝佳,大概保留食物的原味才是美味吧。

 

凯里鹅粉

为了扳回一程,说说捷先生在贵阳被吸引的一样食物---凯里鹅粉,是捷先生自己蹦跶着买回来的早餐,这种东西满大街都是,但是在我看来毫无食欲,以至于我从来没吃过,捷先生却爱得无法自拔,每回贵阳之行必吃,贵阳也因此在捷先生心中自湿地公园的小溪后又加一分。不过他爱上凯里鹅粉的整个过程似乎与我无关,所以我只能仅存几分心虚的地域自豪感。


 

时间过得真快,吃过的东西实在多。我谨(sui)慎(bian)选几样供以后跟捷先生生气时用,如同小时候费解自杀行为的理由一样,拿一句“世界上还有好多好吃的没吃”来开解自己,毕竟我生气时最遭殃的是捷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