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州烧烤美食交流组

【涨姿势】饺子最早是出现在莱州?!

花开莱州 2020-10-19 10:16:05


  人人都知道“好吃不如饺子”的民谚。但对饺子的来历却是很少有人知道。其实,饺子最早就是出现在今天的山东省莱州市。下面是一个关于莱州饺子的传说:


  话说公元前211年春节刚过,秦始皇就在丞相李斯、大臣赵高等文武百官的陪同下,浩浩荡荡地从咸阳出发,开始了历史上闻名的东巡。


  这天,秦始皇的龙辇来到了东莱郡的三神山(今山东省莱州市三山岛)下。大臣赵高带领着打前站先到的所有随从和官员跪在三山村外,将秦始皇迎进了行宫。秦始皇的行宫设在一施姓大户人家的豪宅里。秦始皇刚刚落座,赵高就吩咐御厨将准备好的膳食端了上来。秦始皇看着御厨端上来的一桌子海味,急忙拿起了筷子。谁知,刚吃了一口就皱紧了眉头,吃了第二口龙颜就更加不悦:“太腥了,太腥了!”第三口仅是尝了一点,便一阵恶心涌上心头,秦始皇扔掉了筷子刚想用手捂嘴,不想将刚吃下的一点海味连同苦胆水一并呕吐了出来。文武百官见状,人人面面相觑,个个吓得面如土色。


  “众爱卿,都说最好吃的是山珍海味。吃山珍朕倒还顺口,怎么这海味就这么难咽呢?”众人听了都低头不语,连大气也不敢喘,万一说错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还是赵高多于心机,只见赵高眨巴着一双小眼睛,上前奏道:“启奏陛下,依臣之见,不是这海味不好吃。而是我们的国都位居内地,这御厨的绝活是煎、炒、烹、炸飞禽走兽,只会做山珍不会做海味。因此,御厨挖空心思,拿出看家本领也做不好这海味。”


  “赵爱卿,朕就是要吃这可口的海味。”


  “陛下,臣早就听说东莱郡的莱州人杰地灵,特别是烹饪海鲜的技艺更是世间一绝。陛下可派人到村中选来民间名厨,为陛下烹调可口的海味。只要陛下吃的称心如意,我们做臣子的也就心安了。”


  “好、好、好,赵爱卿说的极是。赵爱卿,那你就快快去找这民间名厨来,朕就等着吃这鲜美可口的海味……”



  赵高带着几个随从找到三山村的地保胡安,赵高刚说明来意,胡安就满口应承:“赵大人,您算是找对了门了。我们村千户人家唯有卞奇有这做海鲜的绝技,四邻八村的人家请客都让卞奇去掌勺。我这就去找他,就去找他……”胡安说罢就去找卞奇。


  胡安走后,卞奇就对妻子翠娘说:“这胡安真是可恶,要我给皇上做一次也没有吃过的味美可口的饭菜,如皇上吃的不可口,就,就绞死……人家皇上天上飞的,地下跑的,水中游的什么没吃过?我看这胡安……”还没等卞奇说完,只见翠娘“哇”的声就哭了起来,随即从炕上的针线蒲萝里抓起了一把剪刀就往脖子上刺。卞奇一看大吃一惊,伸手去夺翠娘手里的剪刀。


  “夫君,你就让我先去吧。我不愿……”卞奇夺下剪刀问是怎么回事,翠娘说有一次卞奇到外村给人家做饭去了,胡安便到卞奇家对翠娘欲图不轨,翠娘誓死不从,最后拿起裁衣服的剪刀,胡安才走了。卞奇听后,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哪是什么皇上的旨意,这分明是胡安在借刀杀人,来达到霸占翠娘的目的。


  夫妻二人相拥痛哭起来,卞奇说:“咱只是一个劲的哭有啥用,还是得想个法子。”


  “有啥法可想,夫君,那咱俩快快逃跑了吧。”


  “我的傻翠娘,咱俩跑的再快,还能跑过官家的马队吗?”


  “那咱们只有死路一条了?”


  “翠娘,我想咱俩先去看看,到时见机行事,说不定我们还能闯过这鬼门关呢。”


  卞奇和翠娘来到施家大院外,就被胡安拦住了,“卞奇,快让翠娘回去,只能你一个人进去!”


  “为啥?我是让翠娘来帮我打个下手的……”


  “打下手也不行,回去,回去……”正在这时,赵高从行宫里出来,问清了事由便说:“就让他夫妻两个都来吧,说不准两个人商议着还能做出合圣上口味的饭菜呢。”


  “赵大人,如果他夫妻二人再做不出皇上可口的饭菜,这不是白白的又多搭上一条命吗?我是想让翠娘……”


  “罗嗦个啥?要是做不出可口的饭菜,别说是他们两口子,就是你我的脑袋也难保住。”


  卞奇和翠娘被御厨领着来到了临时改做御膳房的西厢房里。二人一看,只见菜案上放着各种各样的海鲜。大黄鱼、小黄鱼、巴鱼、刀鱼、乌贼鱼,纹蛤、扇贝、竹管蛏,海参、海蜇、梭子蟹……真是要啥有啥。卞奇看着这么多的海鲜,不禁一阵高兴,正想拿出自己的绝技开始烹调各种海鲜,不想胡安又闯了进来,“卞奇,告你说,这皇上吃饭可不象你们这些出苦力的大肚汉,左一大碗右一大碗的。你要是做了可口的菜,没做好可口的饭,或是只做了可口的饭而没做好可口的菜,这都要对你进行严惩!”


  卞奇听着胡安的话,真是气得咬碎了牙,再看看胡安那凶神恶煞的样子,不禁悲从中来。只做好菜不行,只做好饭还不行,这不是明明在往死路上逼吗?“唉,翠娘,看来你我夫妻的缘分已经到头了。你、你就快回你娘家去吧,也好寻条生路……”


  翠娘一听卞奇的话,扑到卞奇的怀里伤心地哭了起来,“夫君,往日有孟姜女千里寻夫哭长城,我翠娘可不想明天长跪大海哭夫君。夫君,要死,我们夫妻就死在一起。”哭了一会,翠娘止住了哭,突然抬起头来说:“夫君,我想,凭你多年来为千家万户做饭的经验,说不定……”


  “翠娘,谈何容易,做这饭真是比登天还难啊。你想……”


  “夫君,我是在想前几天你回家教我刚刚认识的那个字。”“翠娘啊,眼看死到临头了,你还想什么字啊?”


  “夫君,我是想三个‘鱼’字摞在一起的那个字(鱻)念啥?说不定它和咱夫妻的命运有关。”


  “翠娘,你说些什么啊,一个字就能决定我们的命运?谁不知道,三个‘鱼’字摞起来念个‘鲜’啊。啊!对了,翠娘,你想,一种海产品做成菜就挺鲜的,咱要是将三种海产品做在一起不就更鲜了吗?再说他皇上远居内地,可能这三鲜的东西他一次还没吃过呢……”


  卞奇和翠娘按着他俩的想法,将虾仁、海参、鱼块、纹蛤等好几种海产品用刀一起剁碎,又放上各种调料,还特意地放上了一勺猪大油。卞奇和翠娘尝了尝,觉得还少了点什么,翠娘又找出了一把韭菜,摘去烂叶切成韭菜沫也拌了进去。味道倒是挺好的,可是这菜怎么做呢,是煎、是炒、是烹还是炸?要是做了菜,这饭又做什么呢?这饭做不好照常还是死路一条啊。饭,这要命的饭……卞奇捶着胸想,翠娘顿着足想,突然,翠娘顿觉眼前一亮,“夫君,你看我们这样做好不好?我们要是将和好的面这样……”翠娘和卞奇边说边比划。“好、好,事到如今也只能这样做了……”


  卞奇和翠娘急忙和面,然后将和好的面擀成面片片,再将面片片切成小块块将调好的菜包进去。卞奇夫妇一边包,御厨在一旁就忍不住地窃笑。卞奇和翠娘正将菜全部包完了,赵高、胡安进来了。当二人看到面案上放着的用面皮包起来的小角角,不禁一愣,这是啥东西,是饭啊还是菜呢?连我们一次都没有见过,你想来蒙骗皇上。赵高想着,不觉心中一惊,要是皇上说这东西不好吃,你卞奇没命了,我也得跟着你受罪。胡安想着,不觉心中暗暗窃喜,哼哼,卞奇,你是必死无疑了,这翠娘……


  卞奇和翠娘将包好的小角角放在开水里煮熟,赵高赶急给秦始皇端去,赵高端着小角角来到秦始皇行宫门前,小角角被太监接了过去。赵高和胡安他们只好跪等在秦始皇行宫外的台阶下,焦急地等着秦始皇吃这小角角的信息。屋内,秦始皇将小角角慢慢地填进嘴里,然后又慢慢地咀嚼着小角角,有时咂嘴,有时皱眉,有时点头……突然,秦始皇抬起头来对站在旁边的太监说:“快,快宣赵爱卿和胡安!”赵高和胡安跪在台阶下一听秦始皇叫他们,都吓得掉了魂似的哆嗦着跑进了屋,一进屋就给秦始皇磕开了头。秦始皇说:“赵爱卿,我吃的这饭不是饭,菜不是菜的叫什么名子?”


  赵高这时跪在地上只顾想,万一皇上吃得不可口,不是死罪也得削职……突然听见秦始皇问话,一时没听明白,又不敢再问,打了一个愣怔,急忙上前顺口奏道:“启奏陛下,削职……”胡安一听赵高说削职,急了。因胡安也正在想入非非。心想,只要能绞死卞奇……这时胡安什么也不顾了,神经质地抬起头来对秦始皇说;“启奏陛下,不是削职是绞死。”


  “好,饺子!朕就爱吃这饺子。”秦始皇只顾一门心思品味这小角角,再加上胡安战战兢兢地说话咬字不清,秦始皇便将胡安说的“绞死”而误听成“饺子”。“赵爱卿,快快宣旨,朕要重重地赏这做饺子的人……”“谢主龙恩,陛下,胡安推荐名厨有功,是不是……”“赵爱卿说的极是。朕意已决,就留胡安在朕身边听用,专管朕的一日三餐……”“谢主龙恩!陛下圣明,等下朝后臣先安排人为胡安净身。”胡安一听,立时吓得尿了裤子,昏死在地上。“赵爱卿,再传朕旨意,朕明早要到三神山顶峰祀阴主,祭品除三牲外再加上这刚降生人间的美食饺子……”


  第二天清晨,秦始皇在文武百官的簇拥下登上了三神山的主峰。秦始皇俯瞰大海,见风卷浪涌,白帆点点,浩淼无垠,如此壮观。便心潮起伏,感慨万千,不由地叹道:“上天创造了生灵,阴主又赐给了我们万物,请受朕一拜……”秦始皇从太监手里接过了饺子,高高地举过头顶,一揖下去便长跪不起……


  二千多年过去了,饺子不光在宫中,在民间也流传开来,并成为了我们中华民族的代表食品。卞奇和翠娘的大智大勇使人折服,更有奇者,凡是到过莱州市三山岛的中外游客都会看到,在三山岛主峰顶上仍有一矩形平石,上有石坑酒樽九只,筷印一双,手掌模两个,饺子化石数个……中外游客无一不为这秦始皇祀阴主的遗址所惊叹……

亲!别忘了点赞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