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州烧烤美食交流组

经验帖05期|资深学渣二战上交的故事

从医行 2022-07-30 11:46:35


今天推送的是L学长的一篇好文。L学长自称“资深学渣”,我看不然。不信?来,让我们一起听一听音乐才子的这曲“冰与火之歌”,一同见证这一番跌宕起伏的心路历程。


正文:


我们所存在的这个世界,既有闪烁发光,如同浩瀚星海的星辰让我们仰之弥高的榜样和追求;也有默默耕耘,随时与我们擦肩而过而不掀起一丝波澜的芸芸大众;更有卑微到尘埃,不得已进入我们视界却被我们迅速遗忘的我们眼中所谓的“不幸之人”。


很幸运,说着说很不幸,我就属于那第三种人。而我的故事,相信也是很多被我们不愿谈起的人们的故事。

 

Movement I:“马桶侠”的小学生活


故事的开始是今年阳春三月最后那几天,我妈收拾我房间,叫人来抬起那个可以装下一打大体老师的衣柜,赫然发现我小学二年级的一张只有55分的数学试卷,刷新了她以为的只有我三年级以后才能考出这么惊骇世俗的分数的观点。


关于这张试卷的始末,以及如何会出现在衣柜底下,我已经不太记得了,我所能记得的,是小学那五年为数不多的几次考上90分,以及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无数次请家长,无数次连人带书包赶出教室,以及无数次罚抄的课文。当年罚抄课文的那些个本子装满了整整一箱,我妈会经常撕一两张下来擦地板,撕到现在还剩一小箱底,让人叹为观止。那些年,懵懂的我时常坐在春日和煦温暖的教室,伴随着阵阵月季的芬芳和远方琴房传来的巴赫创意曲罚抄课文,同样伴随而来的,是教室窗外各位家长的指指点点和仿佛面对阶级敌人的父母那阴沉的脸。


父母想不明白,自己在单位上好歹也是没人敢指指点点的人物,怎么到了这里,那些指点之声此起彼伏还余音绕梁,也就是那时候他们明白了风水轮流转的道理。我也想不明白,自己武功盖世,仗义行侠,怎么会沦落到被罚抄课文的地步,也就是那时候我明白了虎落平阳被犬欺的道理。


我所指的武功盖世,是在虚拟世界中的。因为我爸的工作关系,家里在98年就买了第一台笔记本电脑,家里很快跨上了信息高速路,我就是在这条高速路上肆意飙车而翻车的。我小学三年级开始玩传奇,就是当年风靡各大网吧和各大单位办公室的那款游戏,在传奇中我是一名魔法师,肆意妄为快意恩仇。PK攻城刷副本建行会样样精通,比“分母不同不能相加减”的概念还要精通。在四年级某次班会自由发言,我洋洋洒洒对玩传奇的心得做了二十多分钟的分享,班主任听完过后对我的热情十分感动然后把我妈叫到了学校。时隔多年的一天晚上,我听玩手游的舍友经常抱怨现在的小学生玩游戏真坑人。当时我正在刷宿舍刷马桶,心里却淡然一笑,心想古有“扫地僧”,那今天我也能算一“马桶侠”了。


快意恩仇的好日子不长,可能父母觉得我在信息高速路超速的太离谱,或者觉得风水轮流转,也该轮到我转了。所以在五年级下学期一次跟老师吵架过后,我以一个黑板擦结束了小学生涯。作为我拿黑板擦扔老师这种大逆不道行为的反馈,或者说负反馈,父母把家里的网线给断了。

 

Movement II:中道崩殂的音乐梦想


我时常在想一个问题,对于一个正值豆蔻年华的少年,生活如果对他降以大任,该如何断其筋骨,饿其体肤。想来想去就只有一点:断其网线。没有了网线的我就好比没了屠龙刀的武士,砍人都不能一刀挂……又扯回去了,应该是好比断了翅膀的鸟儿,想要飞却飞不高。飞不高的我只能安下心来认真读书。可生活远没有这么简单,你想认真读书,书可不想认真的让我来读,时不时的给我来个20分让我做回自己。所以我整个初中都是徘徊在上学-补课-做作业之中的。好歹功夫不负有心人,上帝永远是公平的,公平到让我以倒数第一的成绩考上了重点高中。


水至清则无鱼,这句话对我来说再适合不过。在重点高中,学习氛围好,学生素质高,学校要求也高。而我缺不能适应这种高要求的环境,加上小学数学常年不及格的基本功,成绩年级倒数。我爸妈在我们老师心中的地位丝毫没有改善,与之相适应的,我在家里的地位也丝毫没有改善。所以我爸觉得应该是时候来改变一下这种局面了,毕竟变则通,通则久。


我爸在楼下烧烤店烤了一大盘东西,还开了瓶啤酒,让我下去小酌怡情,顺便共商国是。我爸觉得照我这样,肯定重点大学考不上,而他跟我妈都是重点大学毕业,读其他学校面子又挂不住,还特别强调不是他面子挂不住,是我妈。撒完狗粮过后提出了他的想法,让我去考音乐学院,去学习作曲或者指挥。为什么选这两个专业,他说比较有技术含量。理工男的思维跟常人就是不一样。当时我也极度厌学,,我也就装作思考人生,过了老大一阵才做出仿佛明天就是世界末日的决定:学!我爸满意了,又去端了一盘烤生蚝过来。当晚我们的话题就围绕在“军艺”“川音”“上音”“音乐大师”“白富美”“人生巅峰”上面,直到烧烤店打烊被老板劝走。


作下这个决定的时候,我学习音乐已经七八年了,最开始学习乐器,后面学习乐理。直到下定决心考音乐专业过后,我才开始系统的跟老师学习音乐理论,从钢琴、乐理、视唱练耳开始,到后面的四部和声写作和歌曲写作,就这么学了快两年。这两年我是最轻松的时候,艺术生文化要求不高,所以班上压力也小,每天练练乐器,做做题,考数学的时候蒙蒙选择题,时间就过去了,中途参加过几次表演,也指挥过合唱。我期盼着着高三开学去四川音乐学院集训的无法无天日的日子。


2010年4月10日,这是我永生难忘的日子,这天我不但失去了人生中最为重要的导师,也彻底改变了我人生的轨迹。这天,中国音乐家协会理事,我的音乐导师刘霓老先生溘然长逝,医院的死亡证明上写着肺小细胞癌远处转移。刘老先生一直隐瞒着病情,去世前一周还在给我上课。


哭着送走了刘老先生,更大的难题摆在了我们面前。我们区只有这么一位可以辅导作曲专业的音乐老师,是继续学还是不学?离高三去成都集训还有半年的时间,怎么办?坚持了两年的音乐梦想,要不要就此中断?

 

Movement III:遥不可及的录取通知


一个人的目标突然崩塌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在我看来,那是一种仿佛置身囚笼想要突围却芒刺在背的感受。浑浑噩噩过了一个月,楼下的烧烤店倒闭了,被一家火锅店取代。烧烤店倒闭了,我的梦想只怕也是要破灭了。


我妈在楼下火锅店煮了一大锅东西,这次没开啤酒,让我下去共商国是。我我妈觉得照我这样,考音乐学院恐怕是悬了,而她跟我爸都是不是音乐学院毕业,也没那天赋。还特别强调不是她没那天赋,是我爸。撒完狗粮过后提出了她的想法,让我去读理科,去学一点有技术含量的东西。为什么选理科,她说比较好找工作。文科女的思维跟常人就是不一样。当时我也没了目标,月考的时候在语文作文上一把鼻涕一把泪写刘老先生被批字数过多,我也就装作思考人生,过了老大一阵才做出仿佛明天就是世界末日的决定:学!我妈满意了,立刻去结了账走人。


理科生转去学艺术,可能还可以理解,艺术生要转来学理科,那可是天下奇闻。我转到理科班那天,全班像看莫扎特学相对论那样看着我。莫扎特可是天才,只是学习了音乐,如果去学相对论,说不定还能拿个诺贝尔奖。


天才,也就是比同龄人早点接受生活的痛苦罢了。转到理科班后,日子回到了初中那种上学-补课-做作业模式,成绩也回到了高一那种可以让整天不学习的人都能找到自尊心的程度。最可怜的是我爸妈,在学校老师心中的地位好歹有所提升,又一夜回到了解放前。不过我爸妈也想通了,能学成啥样学成啥样,以后能养活自己就好了。所以第一年高考我刚好上专科,家里把院校目录一遍一遍的翻,连稍微好点的专科学校都上不了。


那的确是一段不堪回首的时光,身边的朋友,艺术班的,理科班的,都上了自己理想的学校,特别是我爸妈单位上别人家的孩子,都差不多上了985级别的院校。有些比较爱炫耀的家长甚至会当着我爸妈的面夸奖他们的孩子。父母没给我太大的压力,只是让我想想,以后怎么打算。他们说:“XXX,你从来没在学习上让我们骄傲过一次。”这句话在我心里盘旋了很久,在每一个失眠的哭着醒过来的夜晚,挥之不去。我是谁?我在做什么?我要成为什么样的人?这是那段时间我思考的最多的问题,然而回答我的只有每天凌晨三点半惨淡的月光。


那年七月我被我亲戚叫过去在一家灯泡厂帮忙,那家厂叫雷士照明,我在流水线上安装灯泡的电路板。每天八点开工,晚上六点下班。工厂离城区很远,每天早上六点半起来做巴士过去,我很享受这种生活,至少身体的压力可以代替心理的压力,而心理的压力更能让人无法呼吸。跟工人们一起干了快一个月了,大家有说有笑聊天扯皮,日子也过得很快。有人告诉我妈,H省对我们区有一个对口教育支援项目,成绩只要达到我们这边二本线的水平,就能申请H省的学校,而那些学校排名都很不错。我妈问我的意思,经过这一个月的调整,我的心态也好了许多,觉得还是应该给自己一个机会。于是跟亲戚辞了职,在山城八月太阳能把塑胶跑道融化的那个夏天,我参加了高考补习。


在补习班第一次月考物理考了9分,大大拉低了平均分,物理老师当年的调薪申请泡汤了。耿耿于怀的物理老师至今每年过节还开玩笑找我要红包说是补偿。很感谢补习班的每一个老师,让我在补习的这一年如同每一个励志故事的主人公一样,如同浴火凤凰,翙翙其羽。我也在这一年养成一个习惯,把书桌的椅子靠着床边,看书累了可以直接倒下去休息,睡一会儿又坐起来看书。终于在那个蝉鸣的六月,我回到了熟悉的高考考场,用奋笔疾书着我憧憬却又未知的将来。

 

Movement IV:百花齐放的大学生涯


又是一个骄阳似火的八月,我收到了位于H省H市的H医科大学临床医学专业的录取通知外加每年1000块钱的补助,补助是可以忽略的,重要的是我考上大学了,还是省重点大学!为什么选择临床医学,考虑到我的数理化水平,父母觉得学医不用学数理化。我本以为这对理工男文科女的组合终于思维正常了一回,没想到大一一开学数理化就直挺挺摆在我面前,好在这三门比较简单,科科80多分也就过了,特别是高数考了89分。我喜极而泣打电话回去报喜,然而挂了电话一看大家的成绩都是90多分,我依旧是倒数几名……


H医科大学挂着医科大学的牌子,实际上是一座文艺氛围相当浓厚的大学。我在这里充分发挥的我的能力和特长。我曾经担任校学生会办公室主任,信息中心副主任,还参加了校艺术团,负责演出和培训工作。每天过的跟打仗一样,穿越红头文件策划书的枪林弹雨,顶着口水满天飞的管弦乐团和合唱团,去完成满满当当如同高三的医学课程。14年四月是我最忙的时候,那段时间,我要同时指导三个合唱团,有三个省级演出任务,部门要策划自己的活动,别的部门红头文件策划书档案还要过审,有一个快闪节目要负责省台记者要来,部门例会艺术团的训练照旧,局部解剖学考试在即,我还有自己的学生……常常一个晚上要跑好几个场子,从起床到睡觉——不记得睡过几次觉——时间都精确到秒。舍友说:你这卖身卖的真好,自带嫖资,还如此“耐操”……说完背后就被我糊了一个红手印。


所谓“耐操”,其实就是说明一个人的抗压能力和连续作战能力很强,这不管对工作还是对学习,都是好事。只是他说话能不能文雅一点?看来受到我的熏陶不深……文雅如我,不但做以上那些活儿,还要给各大晚会排练音乐类节目,H医大毕竟是医大,有文艺的氛围但缺乏文艺的人才,作为文艺人才的我,往往一个节目,从创作到最后演出,全场负责。这得益于我十几年的音乐理论功底,不管是写歌,还是创作乐器合奏,都能受到大家欢迎——至少是不那么懂音乐的朋友的欢迎。我也因此交到了很多热爱音乐和希望创作音乐的朋友,跟他们在一起我,我是很开心的。


开心的代价,当然就是成绩一落千丈了。说实话,本科成绩虽然没有高中那么难看,但终归是见不得人的。有位老师对我的评价很中肯“XXX除了成绩什么都好”。我不知道是褒还是贬,就当是褒扬了。大学几年,奖学金,没有;荣誉证书,没有;资格证:没有;大创……大创是什么东西?唯一收获的,是十多首创作的音乐,一整盒的感谢信,一大群还算交心的朋友,还有很多深深刻进我精神的观点,这些观点在我接下来的旅程中,发挥了相当大的作用。

 

MovementV:扬帆起航的上交之梦


每个人在享受的幸福的过程中,都不得不怀有一种对幸福逝去的恐惧。而我的幸福生活,也在我半享受半恐惧的过程中结束了。大四开始,我来到H省S市的医院见习和实习。S市是一座风尘仆仆的工业城市,文艺很远,音乐很远,漂亮的学弟学妹也很远。我从新开始审视自己要走的路,考研是必须要考的了,考哪里?怎么考?一切都是未知数。刚开学不久我找到了一个华西的研究生学长,一五一十的跟他讲了我的情况,他带着一脸不屑的回我,说我能考上研究不错了,学校就不要挑了。听完这个我的确消沉了几天,开始怀念起学习音乐那段时光。这时我灵光一闪,去看看音乐学院是什么情况?鬼使神差的,我找到了上海音乐学院社会教学部,里面有五年制的业余学习项目,每年十月份单独举行考试,每周末和寒暑假授课,学时自由。我脑袋一热,干嘛不去上海!去读这个项目,顺便在读一个医学的硕士学位!人生如此完美!


我给我爸打了电话,我爸在电话那边笑翻了,你顺便读个医学硕士,还是上海的医学硕士,你可真“顺便”……这番笑话让我当时下定决心一定要去!我爸笑完末尾勾了一句:你要能考上C医科大学我就给你下跪!哈哈哈哈……气的我直接挂了电话,当晚暴走大事件也没看,躺床上面红耳赤地心想,我一定要考给这些人看!当然说归说,睡一觉第二天醒来连昨晚想了些啥都不记得了。


日子一天天过,转眼到了大四下学期结束马上要开始实习,考研的同学也开始准备冲刺了,尽快确定目标迫在眉睫。首先面临的是学硕专硕的选择,这个问题我倒没有犹豫多久,因为我不想那么快工作,也想多体验一下校园生活,加上经济也不会有压力,所以我选择了学硕,选学硕就面临着一个改革的问题,学硕第一年改革,学校自主命题,什么经验都没有,两眼一抹黑。但是挑战伴随的,往往是机遇,正是因为没有先前的经验作为参考,大家肯定都不会贸然行动,这也许就是机遇。


那年我还在办公室当干事的时候,主要做的是财产管理和财务报销工作。有一天学姐找到我,希望我明年接手文秘档案的工作。这在我们办公室基本上是一块空白。学姐告诉我,广阔天地大有作为,越是空白的领域,越有发展的前途。我答应了下来,然后用两个月的时间熟悉了各类文书材料的格式和规范,以及各种文书软件的操作,用一年的时间规范了整个学生会的文件,完善了档案管理制度,得到了好评。于是隐隐约约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机会,所以决定报学硕。第二个就是专业的问题,见习的过程中我对心脏非常感兴趣,跟心脏相关的知识我往往是同学中最先掌握的,做心脏就有心内和心外之分,我最终选了心外,原因很简单。心内的介入手术真的非常伤身体,有钱跟有头发相比,我会毫不犹豫选择后者。


学位类型和专业确定后,就开始选学校。本着对音乐的执着,我还是倾向于去上海,到时去不去继续学音乐再说。上海的医学院校,无非就是复旦(上医)、上交(上二医)、同济(铁道医)和二军医大。复旦的确难度太大,不考虑。上交,我爸的母校——我爸98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自动化专业研究生,我想去看看。


我又给我爸打了电话,我爸在电话那边又笑翻了,说你别看了个野鸡大学吧,上交哪里有医学院……我一脸黑线的给他解释说是上二医合并进去的他才相信了。讲真他是不鼓励我去上交的,。他觉得我应该脚踏实地,比如我们本校H医科大学就很好……挂了电话,当晚暴走大事件又没看,又躺床上面红耳赤的心想,我一定要考给他看!这次还好,这个想法持续了很久。


Movement VI风雨兼程的追梦之旅(一)


确定了目标,就是成功了一半。这句话对别人说有用,对我没有丝毫作用。我定下目标后,进度条只推进了不到1%,我面临的是比二次世界大战过后的欧洲更加满目疮痍的局面。前几年都没认真读过书,基本上是从零基础开始的。但我也不担心,高中零基础学理科,大学零基础学文秘,为了一个节目零基础学吹萨克斯两个月就能吹非常高难度的曲子……再来一次零基础又如何?我买了贺银成的同步讲解,找了隋准的内科视频、李睿的外科视频,结合着教科书一点一点开始看,天天自习到很晚,回去舍友都在说梦话了。刚开始是非常吃力的,但是不懂的地方用各种渠道,包括百度知道里面去了解,慢慢的,内科看完过半以后,就差不多能顺利的看下去了。结合视频看书的同时,我把重点难点标注在书上,还把知识框架单独记录在本子上——我爸说过:读书要先把书读薄,再把书读厚。其实后来我发现这句话是华罗庚说的……书上一些表格的内容,比如两种哮喘的鉴别,我都写在卡片纸上贴墙上,随时看。后来我自习室书桌贴满了整整一墙黄色的便签,辅导员老师打电话问我是不是在做法驱邪。


内科外科就这么看完了,然后题目做的是北医紫皮书和贺银城同步练习,错的惨不忍睹。专业课也就这样了,英语我倒真没花时间,毕竟高考英语130和大一四六级一次性通过的基础摆在那里的。英语我从前一年的12月开始,每天做一两篇张剑的黄皮阅读模拟,这个系列的书难度是远远大于真题的,一周读两篇英美外刊文章积累词汇。单词没怎么看,翻译写作完形填空新题型没准备,真题也没做完,现在想起来,还是得感谢梁静茹给我的勇气。


九月份的时候招生计划出来了,那一年是根据导师选择生理生化病理病生,内外科必考,题型大纲不公布,我心仪的导师需要考病生。我给他发了邮件,自我介绍了一下,然后翻译了一段他研究课题的摘要,然后表示对他研究的课题感兴趣,导师立即回复欢迎报考。我得感谢我以前工作认识的一位研友,她提前向我透露了这个重要的情报,所以我比大家提前一个月开始准备的,我的生理生化病理基本上就没看,直接开始看病生。病生我也看了教材和一本薛冰主编,同济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参考书,很全面。我的一位学长向我推荐了名校考研系列的病理生理学习题集,说是可能有原题。我发现这本书已经绝版,淘宝上找了好久才找到影印版的。


书到了过后我一看作者就发出了杠铃般的笑声,陈国强教授,何许人也?咱交医的院长,病生教研室主任啊!出题不出他的题,出题老师是想回家奶孩子了吗……后来事实证明的确有很多原题,特别是选择题。有了这一强有力的加成,考研之路似乎变得无比的轻松了,日子还是那样飞快地过,自己也感觉梦想近在咫尺,上交也没什么了不起嘛,该懂的感觉都懂了。,英语完全是不担心了,专业课马马虎虎也就那样了,,实习工作一如既往的忙着,晚上挑灯夜战一如既往的熬着。到了最后交卷的那一刻,感觉一脸茫然:考研就这么结束了?感觉完全没有什么波澜,只是一种顺其自然的过程罢了。


考完研的岁月闲适但无聊,跟舍友到处玩一下,看点平时没时间看的书,帮别人改了几个曲子,报名了年初的一个作曲比赛,过年抽空了一周回去,家人朋友还是挺关心的,我告诉他们放心,感觉问题不大。我给每个人拍了张照片回来让我一个会相术的朋友看看,她看出我表妹以后会大富大贵,我表弟以后可能会出轨。我问她看看我能不能考上,她犹豫了一下,说但愿你能考上。


 Movement VII:风雨兼程的追梦之旅(二)


日子就这样到了二月中旬,我正在忙着年前报名的作曲比赛,我准备写一部复三部曲式的民族交响乐,叫做《日出之舞》,熬夜写谱子人又瘦了一圈。得知成绩出来的具体日期后,整个人还是紧张的,空间也转了不少的锦鲤。公布成绩那天,我上床比较早,心想早点睡明天一早查成绩。结果过了十二点群里炸开了锅,成绩提前出来了,我紧张的全身颤抖,被连着床的舍友感受到了,他问了一下,我告诉他冷。输入身份证号过后,稍微等候了一下,伴随着心脏的一次早搏,成绩出现在我眼前:,英语75,专业课153,总分291……


人生大起大落莫过于此,可笑的是,生活在你一记重锤之前,往往会给你无限的希望。那晚我不知道睡了几个小时,心脏漏掉了几拍。第二天给科室请了假,躺在床上,什么都懒得去想,很累。那一天基本上是在时而清醒时而模糊中度过的。群里晒成绩的出来了,都很理想。满脑子都是朱自清那句“然而快乐都是他们的,我什么都没有”。舍友成绩陆续出来,都不理想,四个人找了家餐馆大吃一顿,喝了点酒,庆祝集体落榜。回来的路上四个人什么话都没说。情人节刚过不久,街上还洋溢着浪漫的味道,我们四个都还单身,都还年轻,都还没有着落。日子还要过,实习要继续,作曲比赛的曲子还要完成,那首曲子主体部分是非常欢快热烈的旋律,是我怀着沉重的心情写出来的。


给家里打了电话,下了决心要二战,家里表示支持,只是二战考哪里再议。有了高考复读的经历,心理承受能力强力不少,我决定完全不想这事,认真实习,毕业再说。作曲比赛拿了一等奖,帮七年制的学弟学妹制作了下临床歌曲,辅导了一个艺考生考上了浙江音乐学院,认真实习得到了医院表扬……到后来我才发现,当你对人生举棋不定的时候,把握当下,做好眼前的事情,往往是最明确的选择。七月实习结束毕业,舍友两个找到了工作,一个调剂去了B区,而我继续考研之旅。


二战我选择了回家,家里有人照顾和监督,我早上八点起床去区图书馆,晚上六点回来,晚上再看一会儿书,练练琴,日子过的很规律。我总结了去年失败的教训,主要还是知识点掌握不牢固,很多基本的东西仅仅停留在了解的层面,而没有深入去掌握,名解和问答根本还停留在有印象的阶段,而实际答题则漏洞百出。于是我加强了知识点的梳理和掌握,去年做的那么多笔记派上了用场,节省了不少时时间,而名解问答,更是一个一个的打印下来一遍一遍背诵。除了以前的参考书外,我内科还买了主治医师考试题库,外科买了王共先习题集,都做完了。


依旧是九月份出大纲,增加了生化。报名的时候我跟家里商量了一下,还是报原专业原导师,我妈表示支持,我爸表示怀疑,在我妈的淫威下也表示了支持。生化我看了教材和刘不言的视频,做了贺银城同步练习和名校考研系列的那几套老上二医真题。英语则完全没有花时间。。总的来说,二战这年压力其实并不大,不知道是梁静茹给的勇气在继续发挥余热,还是考研战线拉长了,人的心态会变,变的哪怕考不上去找工作也可以。但是最后一个月还是比较紧张,晚上总是睡一个小时看一个小时书。搞下来我妈以为我在吸毒。


刚好离第一年差两天,我再次走进考研考场。无独有偶,这次的考场跟我第二年高考的考场竟然是同一个!冥冥之中,我知道,这次,成了!

 

Movement VIII:风雨兼程的追梦之旅(三)


时间总是在你不经意的时候过的最快。转眼又是一年二月,成绩出来了,我不敢查,让我表妹查的:,英语75,专业课186,总分320。按照去年的标准上线绝对没问题了!我激动得第二天就给我表妹买了一支纪梵希。

给导师发了邮件,说明了去年没上线的原因,以及今年很有希望过线的消息,导师回复邮件表示祝贺。


为什么我坚持报这位导师,因为他出身很好,985一路上来的,还是国外留学回来的博士后,不到40岁就成了硕导,有朋友告诉我他人品也特别不错。划线过后,我很快接到了科室秘书打来的复试通知电话,当天就订机票去了上海。秘书老师很贴心,跟我讲了非常多复试要注意的细节,包括着装问题,我连夜花了几大千买了一套西装,想着以后还会用。酒店订的地铁沿线一家比较好点的,这几天不能亏待自己。一大早去科室,见了秘书老师和导师,导师比照片上看上去高大帅气,我想,这就是我拼了两年才换来的做他学生的机会,一定不可辜负。


等到科室交完班就留了几个主任下来,我用英语做自我介绍,说到一半主任就说可以了,然后问了两个关于我学校和医院情况的问题,就签字离开了。剩下几个主任问了一些专业问题,有的可以回答,有的暂时回答不出来,主任说没关系,毕竟没有见过。答不出来的问题我都说请老师指教,态度好一点老师不会说什么的。


复试完就开始笔试,笔试过程中因为科室繁忙,不断有老师带家属进来谈话。笔试内容很多,名解问答英汉互译,英汉互译都是非常专业的论文,难度不小,不过导师不会看。做完过后导师亲自改卷,给了91分。我们寒暄了几句导师就出去忙了,叫我多出去旅游,九月份再来报道。剩下的工作就我和秘书老师一起完成了,有些文书上的东西,我发挥以前在学生会的特长,很快帮她搞定了,我们一起去科研处交材料,两年的考研长跑就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Coda:尾声


故事讲到这里,就接近了尾声。在晚上九点五十上海浦东机场飞往C市的飞机上,我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那张尘封在衣柜下面多年的数学试卷,长出了翅膀。它飞过我豪气冲天的懵懂时光,飞过我差到一无是处的青涩岁月,飞过折戟沉沙的音乐梦想,沿着希望,沿着坚持一路飞到上海,飞到交大。那上面书写着我的青春,我的倔强,我的信念和梦想,而这些汗水与泪水写就的文字,将在我人生今后的岁月熠熠生辉。


感谢二十五年支持我的家人和朋友,感谢H医大的培养,感谢交大给我的机会,感谢不服输的自己。感谢你听完我的故事,不必知道我是谁,我就是每天跟你们擦肩而过、甚至是被你们不愿提起的陌生人。每个人的故事都值得聆听,而我的故事,只会讲这一次。如果你要问我上交是什么味道,我只能告诉你,上交是梦想的味道。


的确这是第一次让我父母为我的成绩骄傲;上海音乐学院那边的课程项目由于档案问题暂时无法实现;最后我爸也忘记了当年说要给我下跪的承诺,而华西那位研究生学长我们也再没有联系过。生活还要继续,以后还有更加精彩的内容。


这就是我的故事,那么你的呢?


 

欢迎关注公众号“从医行”

            

欢迎收听上交专场考研分享会

点击“阅读原文”,可了解一对一指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