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州烧烤美食交流组

那些有意思的事儿

花田教育 2020-06-21 16:28:38

那些有意思的事儿

老师的话

       

        写事的习作对于高年级的同学来说,已经不陌生,但这一次的习作却让我眼前一亮。课堂上,我们围绕“趣”这个文眼作了一番探讨:“趣”事可以包括哪些事?怎么样的事算是“趣”事?最后,好玩的事、有意思的事、奇怪的事、出丑的事、糗事、尴尬的事、傻事、荒唐的事……都冒出来了。有了这样的发散过程,同学们想到了很多稀奇古怪的事,最后就有了这些个性不一、“傻”劲不一的趣事,很有意思。赶紧读一读,说不定会勾起你对童年的回忆。

吃糖—郭梓轩

童年是五彩缤纷的,像海边漂亮的贝壳;童年是无忧无虑的,像来去自如的燕子;童年是纯真甜美的,像山中清冽的山泉。说到童年,我不禁想起了一件童年趣事。

记得六岁那年,奶奶给我和姐姐每人一颗富有蛋白质、高钙、雪白得让人一见就流口水的高级牛奶糖,这可把我们两个顶级小吃货乐坏了。我们一蹦三尺高,感觉自己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小孩。

手里拿着牛奶糖,我们俩谁都不舍得吃,两人静静地看着,口水犹如小溪般哗啦啦流个不停。我终于忍不住了,说:“咱们把糖吃了好吗?”“好!一起吃!” 姐姐爽快地答应了。

我小心翼翼地拆开包装纸,奶糖露出来,一看,呀!真小。我伸长脖子去看姐姐的,看到她的糖,我急了:“你的比我大!”“哪里?我这缺了一块!”姐姐也不满意。“哼,我的溶掉了。”“你的颜色浓,牛奶多!” 我们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的互相伤害了老半天,争来争去,也没有一个结果。一说互换吧,却又立马转过身,谁也不愿意。

我们终于开始吃糖了,我们小心地把糖纸剥开,一起放进了嘴里,哇,真甜!真香!吃着吃着,我对姐姐说:“你吐出来看看,你的糖还有多大?”“好!”姐姐像哈巴狗一样把糖顶在舌尖上伸出来。我一看,也像她那样把糖伸了出来,想比一比比谁的大。突然,一只小狗向我冲过来,我躲闪不及,一慌乱,糖不小心掉在地上,真是无巧不成书,有狗丢了糖!气死我了!而小狗竟然还把我掉在地上的糖叼起来逃之夭夭了。我跺着脚叫道:“气死我了!你这只烂狗,臭狗!” 骂了半天,一点用都没有。

我眼巴巴地看着姐姐吃奶糖,巴不得姐姐也摔一跤,把糖摔掉。姐姐得意地美美地吃着糖。我实在看下去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哭了起来:“呜……奶奶,我要吃糖,呜……”

现在,时光老人早已把这段美好的时光带走了,但这件事却一直铭记在我心。我把这件趣事,记在一本最纯真、最美好、最天真无邪的童年回忆录里。

斗鱼—范宁浩

童年是五彩缤纷的,像海边漂亮的贝壳;童年是无忧无虑的,像整天嬉闹的浪娃娃;童年是纯真甜美的,像山上清亮的泉水。说起童年,我想起了我“斗”鱼的趣事。

记得那是我七岁的时候,我们全家一起回到老家的乡村。奶奶因为去田里种地,太晚回家,就没准备吃的。幸好我家旁边有一条小溪,里面的鱼儿都是肥嘟嘟的。妈妈和奶奶都有活要干,就把捉鱼这个任务交给了我。

我来到河边,把手伸进水里,静等鱼儿游到我的手上。可是,鱼儿就像在睡觉一样,根本不理我。我明白了自己的想法是天真的,决定改变策略,改用“美食计”。我放了半截蚯蚓在我的手上,嘴里一直在念叨:“鱼儿,鱼儿,快上钩呀!”我等了好几分钟,终于等到一条鱼向我游来。

“哇!这鱼居然这么大?”我喜出望外。可是,这条鱼可聪明了,我伸手去抓它的时候,它一摇尾,害我滑进水里,摔了个“狗啃泥”。这下我彻底生气了,下定决心一定要把它捉上来!

虽然我决心已下,但是,这条鱼真不是那么好对付。当我碰到它要把它抓起的一瞬间,这家伙立马把鱼尾“啪”地一下,打在我脸上,让我防不胜防。我松开了手,鱼又掉进了河里。哼,我可不会这么轻易放弃,我紧紧地追逐着它。虽然它在水里游得很快,但我也不差。我使出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它逼到一个比较浅的拐角处。我看准时机,一把抓住这条大鱼,紧紧抱在怀里。那家伙在我怀里不断挣扎着,想跳出我的怀抱。我可是卯足了劲,任凭它如何挣扎,始终不松手。这样的“搏斗”持续了好几分钟,大鱼筋疲力尽了,不像刚才那样疯狂了。我终于赢得了“战斗”,把鱼儿抱上岸,带着“战利品”凯旋而归。这下,我可有美味的晚餐了!

这次“斗鱼”的经历让我尝到了被鱼尾巴甩耳光的滋味,也让我感受到“搏斗”的快乐,还吃到了美味的佳肴,现在想起这场“战斗”,我仍会忍不住笑出声来。

童年回忆录—张淇鑫

如果童年是一条小溪,那么童年趣事就是小溪里游来游去的小鱼;如果童年是一台照相机,那么童年趣事就是一张张记录快乐的相片。童年离不开趣事,趣事只发生在童年。有的记忆,无论过了多久,都不会从大脑里删除。

镜头一:尿不湿帽子

在我读幼儿园小班的时候,我对周围的很多东西都不认识。有一天放学回家,我看到有一个袋子,里面装满了白白的像棉花一样的东西,我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是觉得很好玩,就拿出一个,在手里不停地玩。玩着玩着,我又把它放到头上,在每个房间里大摇大摆地走一遍,好像自己戴的是世界上最好看的帽子。叔叔阿姨看见了,大笑起来,那一定是他们第一次看见别人戴着个尿不湿走秀的。我看他们笑,我自己也跟着笑,完全不知道大家笑的原因并不相同。现在想来,觉得那时候的自己好傻啊!

镜头二:种田几十年

我的小时候,大多时间都是在老家度过的。因为是奶奶带着我,所以我有时会跟奶奶去农田干活。看见奶奶辛勤地锄草、播种,我非常好奇,也跟着一起拿着小锄头,当上了小“农民”。我越玩越起劲,常常自言自语:“我呀,都已经种了几十年的田了!”奶奶听了,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直到现在,奶奶一提起这件事还会哈哈大笑。

镜头三:黑乎乎的鸡蛋

第一次做饭,肯定会有故事发生,我第一次煎鸡蛋就是这样。那天,我先把鸡蛋打好搅匀,点着火烧热锅放好油后,就把鸡蛋倒进煎锅里。只见锅里的油一下子到处乱溅,有的还飞到我手上,痛得我大叫一声,赶紧冲出厨房去治疗“伤口”。等我回来的时候,鸡蛋已经烤焦了。我看着全身黑乎乎的鸡蛋,觉得它比我的手还要惨,我就没那么难受了。

童年趣事傻事多如麻,这些小镜头中是我童年生活的一部分,现在想起这些糗事,还会忍不住笑出声来。

童年回忆录—卓嘉燕

随着时光的流逝,童年那些金色的梦也已悄然地走开,然而充满童趣的那一幕幕早已在我的记忆中定格。

镜头一:一飞入海

记得我六岁那年,爸爸妈妈带我去台湾旅行,途中发生了许多有意思的事,给我留下了许多难忘的回忆。我登上了台湾的飞机,飞机开始飞行时,机舱狠狠地蹦了一下,我非常害怕,我对爸爸说:“爸爸,飞机不是要飞向大海吧?”爸爸回答:“不是的,不用怕!” 我却死死地抓着爸爸的衣服,不敢说话,不敢动,生怕自己一飞入海。现在想起来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那么傻的想法。

镜头二:健忘的我

有一次,我在家里睡着了,妈妈就没带我去种玉米,把我一个人留在家里。当我醒来时,屋里黑黑的,什么也看不见,我吓得哭个不停,大叫:“妈妈,你在哪?妈妈,你在哪?” 妈妈回到家,带回很多玉米,我忘记了哭泣,问妈妈:“妈妈,你去哪里了?哪来的这么多玉米?”妈妈回答:“我去家乡的菜园里摘玉米呀!你睡着了,妈妈就没带你去摘玉米了。” 我不亦乐乎地玩着金黄金黄的玉米,竟忘了刚刚的嚎啕大哭,现在想来还真佩服自己的健忘。

镜头三:人鸡大战

有一次,奶奶过生日,大人们都忙得不可开交,只有我“游手好闲”,妈妈便把抓鸡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交给了我。母命难违,我心有不爽,但又转念一想:“捉鸡应该十分有趣吧?” 于是,我便答应了下来,并保证顺利完成任务。结果,那天我和鸡之间发生了一场啼笑皆非的战斗,还打烂了两个碗,摔破了膝盖。

这些事只是童年生活千万个小镜头中的几个,现在想起这些事,还是会忍不住笑出声来,童年就是这么有趣、这么好笑!

童年趣事—邢展硕

童年时光美好无比,只是,时光跑得飞快,我的童年一去不复返了,但童年时光发生的事,一直留在我的心里。

那是我六岁的时候,妈妈带我去烧烤。妈妈忙着烤东西,我在一边不停地吃。妈妈突然对我说:“展硕,我去上厕所,你去帮我看一下生蚝。” 我问妈妈:“生蚝是什么?”“生蚝是海里的生物。”妈妈说着,人就离开了。我等了很久,妈妈也没回来,我看着躺在铁架上的生蚝,心想:“生蚝是怎么吃的呢?” 

我无聊地玩着桌子上的调味料,突发奇想:“把各种调味料加在生蚝上,会不会好吃一点呢?” 于是,我把辣椒酱和芥末反复涂抹在生蚝上。过了一会儿,生蚝烤好了,大人们都过来吃。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一个个活蹦乱跳,脸色一下子变红又变白,还不停地吸气。我在一边欣喜若狂,以为他们很喜欢吃呢!妈妈回来了,吃了一个生蚝,脸色都变了,大叫:“谁放的芥末?辣死我了!”我这才知道自己干的不是什么好事!

这样的事还不止这一桩。有一次,妈妈煮了一锅汤,我尝了一口,发现一点味道都没有,我又开始蠢蠢欲动了。我把一整瓶酱油都倒进汤中,妈妈看见黑黑的汤很生气,脸都绿了。结果,我被揍了一顿。

乱放调料的事我没少做,其它傻事我做的也不少。有一次,我听爸爸说什么种一粒花生米可以种出很多花生,我突然有了一个想法:如果把鱼种在土里,那不就会有好多鱼了吗?我马上去拿了一条小鱼,把它种在土里。一天又一天过去了,我不断地跑去种鱼的地方看,可那里就是没有鱼发芽。我就去问爸爸为什么鱼长不出来,结果爸爸哈哈大笑起来,说:“鱼是不会长出来的,只有豆子、瓜子之类的植物才会长出来。”我懊恼地说:“真是可怜了那条鱼!”

现在回想起童年的种种趣事,还是忍不住会笑起来,我的小时候是多么傻啊!

消失的母鸡—马建荣

儿时发生过许多好玩的事情,傻傻的事、出丑的事、捣蛋的事……大家都应该忘了吧?我也忘得差不多了。但有一件事,像刻刀深深地划过我的心里,久久不能忘记,现在一想起来,还忍不住哈哈大笑。

那是一个暑假,我们全家人回到老家,和很久不见的堂哥重逢了。那天,我和堂哥玩得很高兴。两个人你打我闹的,笑个不停,但我们总觉得还是少了点什么,玩得不够尽兴。堂哥一拍大腿,说:“我知道了,还少了枪!”听堂哥这么一说,我立马激动起来,马上叫我爸爸带我们去买枪。

一会儿功夫,我们手上就有了一把新枪。哈哈,拿着枪的感觉真好,威风凛凛的。我和堂哥组成了一个组合,叫“杀鸡特工队”。

到了计划行动的晚上,鸡全都睡着了,我们立马拿出“手枪”,装上“子弹”,走着猫步小心翼翼地来到鸡窝旁。我和堂哥轻轻数了三声,就对着鸡屁股一起开枪。只听“啪”地一声,那只中枪的鸡一下子飞了起来,被吓得晕头转向。拼命地扑打着翅膀,像无头苍蝇一样乱窜。

刚开始的时候,我们还觉得很好玩,看着它们狼狈的样子直乐,可是很快,我们就意识到我们做错了,立马跑回家睡觉。

第二天,奶奶把我和堂哥从床上拉了下来,凶巴巴地问:“昨天你们是不是去打鸡了?今天,那只鸡都找不到了!那可是我辛辛苦苦养了半年的鸡啊,现在怎么办?你们说吧!”我们只好灰溜溜地出去找鸡,可是找了半天还是没找着。

这件事已经过去很久了,但是现在想起来,我还是会哈哈大笑,就为了当时的疯狂和捣蛋。

时光一去不复返,很多珍贵的童年往事都只能珍藏在我记忆里,它们给我的童年带来了快乐,为我的回忆增添了色彩。

点击下方“阅读全文”了解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