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州烧烤美食交流组

雾都风云录 |白马少年入雾都(3)

雾都茶馆 2021-12-27 14:45:12



一、白马少年入雾都(3)


“是,是,是,我们哥俩也就在这发发牢骚,谁会出去说,那不是找死吗。”劲装汉子小何窃窃笑到,“来,来,来,不管他,我们哥几个先喝,廋毛猴毫无本事不来正好,免得到时候拖后腿,耽误了堂主交代的事情不好交代。”

三人一壶酒轮番交替相饮,刀疤脸顺手扯下火堆上烤好的一尾焦鱼,正准备咬下去……

庙外一声传来,“刘头,救命救命啊……”三人丢开酒壶,拾起兵刃便奔了出去,由于屋梁阻隔,冰雪风只听见一个公鸭破锣嗓子的尖叫声远远传来,只听见“瘦猴你怎么这幅德行就来了,发生了什么事……

“妈的,别提了,刘头,何哥,鬼脸咱们进去说……”三人进来时,身后跟着一根竹竿,准确的说是一个廋子,脸色苍白,颧骨深陷显然一副酒色淘空的身子。“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脸上的伤是怎么来的?”鬼脸问道“勿的耽误了大事……”

“哎……待我喝口酒。”顺手拾起地上的酒壶呼呼大灌了一口,眨巴着嘴:“说起来真他娘的倒楣,刚才,我从醉红楼一出来,就往这里赶来,虽知,他妈的,在前面那个山拗口处遇见一个黑衣人,显然是受了伤。”说着又灌了一口酒:“虽然一身蒙面夜行衣,不过凭我多年花丛中的经验,身段娇小,一眼就看出是个女子,还受了伤,我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心思就起来了,就过去问了一句姑娘有什么需要帮助的……”

“怕又是是你瘦猴动了歪心思,还拔刀相助……”鬼脸呸了一口。“哈哈,还是鬼脸大哥了解我……”

这瘦猴正准备滔滔不绝的继续说下去。

“快说。”刘哥低声。这廋猴看了看,继续说道:“谁知这娘们一声不吭,近的身前,手一扬,一对双剑便往我身上招呼,一不注意被刮花了脸……”“后面呐?”锦衣人问道。“后面,我一看这娘们这么凶,不好惹,放了句狠话。就踏马跑了,这娘们追了我几里路,要不是我机敏,怕是丢了性命,幸亏我他娘的跑的快……”

“就一句话,就追了你几里,我看不止是一句话的问题吧,”小何讥讽道。

“人到了就好,别的事先放下以后再顾,我们尽快商量商量堂主交代下来的事改如何着手……”正欲说下去。只听得屋顶瓦块碎裂。“房上有人,鬼脸廋猴出去,别让他跑了……”

却是冰雪风听到黑衣人的时候,心想此女子可能就是茶肆外边偷听的人,正想的出神,不想踩裂了一片瓦头。于是飞身而下,向着黑暗处飘去,到的鬼脸出来,骑上白马已是几丈开外。

”人呐?”刘哥问道。“跑了,此人轻功了得,出的门来,只看见一个影子从屋顶飘下落在那边树枝上一点,上马遁去了,是男是女都没有看清楚。”鬼脸说道。

“此地不安全,叫上小何我们赶快回分堂报告此事,加派人手,这事看来已经有人知道了,才偷偷跟踪我们。”

这锦衣人把冰雪风当成了有意跟踪他们的人,四人踩灭了火光,出庙骑上马一前一后向东而去。蹄声逐渐远去耳不可闻,一个黑影捂着胸从墙边走出,看了看冰雪风离去的方向,转身消失在黑夜中,淅淅沥沥天空悄然飘起了雨。

冰雪风拍马出来,又回到分叉路口,被这么一耽误,天色已晚,正调转马头往回走……地上一点亮光一闪,近得前来,下马捡起来一看是一块玉佩,色泽晶莹,挂着的红绳确是断了,翻转过来,。心下一惊,这不是……飞快的跳上马,往雾都奔去。路上不远处便遇到了雾都派来寻找他的几人,看找到了,一人便早早回去报信去了

 “可是风少侠回来了,”正要驶入,门外一行,正是石涛……

 “风哥,可有什么发现……”

“石总管,走进去说。”早有小二上来牵马过去,走到美貌女子跟前低声说道:“素妹,晚上再说……”

进得大堂,只听见群雄正在大声讨论,“这一定得想个办法,长此下去,不是显得我中土武林无人……”一人说道

大家静一静,风少侠回来了,先听听有什么发现。

“我追出去之时,夜行人已经不知所踪……”冰雪风不曾说起黑衣女子的事情,心下一转,却把破庙遇到的刀疤脸三人的事情说出来……

“这三人我听说过,是九龙阁在南安的分堂,手下那几个人正是秦少龙手下……”堂中一个中年汉子说道。

“张兄说的不错,其中那个刀疤外号鬼脸,心狠手辣,前些日子遇到过,只是九龙阁向来行事乖张,亦正亦邪,平寻常也无人去计较。

旁坐之人接口道:“只是不知九龙阁这次所谓何事,偷着一股蹊跷,莫非是为了八月十五的武林大会。”

“八月十五武林大会?”冰雪风疑问心下道,八月十五不是师父60大寿,而且……

“少侠有所不知,八月十五贵门门主号召武林同道是为了武林盟主的事情,我们纷纷收到请帖了,只是日前接到卷三爷的邀请,说是八月十五前在雾都集会。有重要消息,所以我们才在雾都聚会,大多数也是近两日方到。”

“不错,我家主人的确是这么说的,但是具体是什么事情,只有等三爷回来才知分晓。”石涛回答道:“少侠不必疑惑,到时候你回道师门自然就会知晓了。”

    接着说道“只是前些日子流苏催雨楼的人也出现了,今天九龙阁的人也出现,这些神秘的门派平时都是隐秘行事,最近公开露面甚是少见,怕不仅仅是巧合而已……”

群豪纷纷附和,只是也说不出原由来,只得作罢,石涛只得吩咐道,一切待三爷回来再做决定,大家好吃好喝,对着大家抱拳说道,转头对冰雪风说道:“少侠姑娘也请自便,有什么需要请吩咐伙计就是。”

有劳,石总管请。”石涛便离去往内里去了。

素妹,我们回房,我有话说,也同女子上楼去了。回到楼上,先去我的房间,关上房门,冰雪风拿出路上捡起来的玉佩递与女子,“素妹你看看这个……”

“这不是鲜于妹妹的玉佩吗,怎么在你手里……”


“这是我刚才追出去,在路上捡来的。”

“难道窗外偷听之人是鲜于妹妹,这不可能,鲜于妹妹远在……”

于是,冰雪风把晚上出去所遇之事说了细细说了出来,“先别急,我也不太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本来这次是为了师父大寿,方才又听闻什么武林大会,我也没有在信上听师哥他们说起过。”

这女子名叫素月娥,是冰雪风的师妹,只不过素月娥十岁那年便离开了南安,跟李叔去了句丽,具师父六十大寿快到了,众位师兄弟们也都想念这个从小不在师门的小师妹了,三年前冰雪风从师门出发,就是去了句丽。

一路上,我总觉得有人在我们身后跟踪我们,这下不难解释了,只是如果是鲜于妹妹,为什么不出来跟我们相见,怎么想都想不通,如果真的是鲜于妹妹,受了伤也不知道现在在哪里。

“风哥,别想了,明天一早我们便离开,前去寻找,尽快弄清楚真相。”

“那好,素妹回房休息去吧,这雾都藏龙卧虎,晚上锁好门,注意安全,有情况,我第一时间到……”

“知道了,风哥,”便回房去了。

待素月娥离开之后,冰雪风看了看玉佩,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什么,便也睡下了,依稀间还听得见楼下的喧闹声。

一夜无事,破晓时分,冰雪风第一时间醒来,走出房门,往楼下看去,还有伙计正在收拾。走到旁边敲门,道:“素妹……

“风哥……”门打开了,“素妹我们下楼吃点东西,就上路吧。

于是吩咐伙计,叫来两碗米粥,几个馒头,两人匆匆吃罢,正准备付房资,小二说道,石总管吩咐了,两位的账不用给了,还愁招待不周,知道两位一早要出门,马也备好了。

冰雪风和素月娥相对看了看,互有疑问之色,“那好,多谢了,替我们谢过石管家。”

早有伙计在门外备好马鞍,两人便上马,直奔破庙而去。

一轮秋阳冉冉升起,清风拂过林间树叶间的露珠,滑落而下,落在旧道上,混合着青草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再加上昨夜时分掉落的细雨,这官道上也是泥泞点点……

“转过前面就是昨晚的破庙了,”正是冰雪风和素月娥并骑而来,马蹄翻起,转过叉道,不多时一座荒芜的破庙出现在眼前。

四周一看,甚是冷清,破败的外墙,门边几颗歪脖子树腰上痕迹点点,不用想肯定是过路的行人在此落脚,长此以往拴马而落下的凹痕。

“我们进去看看,”说着二人走进推开破旧的庙门,之间地上一团火堆,确实昨晚刀疤们踩灭的,还有两尾烤鱼,已是沾满了灰尘。却是没有什么发现,二人只好四处看了看,只得出来。

“听昨晚那人口中言辞,是从醉红楼那边赶过来的,我们顺路寻去,看看是否有……”话未说完,迅速一推,“素妹,小心。”只听得呲!的一声,一枚飞镖定在树干之上,尾部流苏,还在阵阵颤抖

一撑马背,冰雪风单脚在树腰上一点向庙顶越去,上去之后,只见一人早已飞下后墙,消失在视野之中,眼看是追不上了,只得跃下。

“风哥,这飞镖上有一封信……”飞镖早被素月娥取下,快看看写了些什么,冰雪风接过来,打开一看:

“欲救香姬,玉剑相换,八月十五,离中玉剑门候取。”落款“流苏催雨楼”


……未完待续




走进雾都呷一口清茶

让文字拥抱你

这是一个有素养的公众号

 鸾凤之配,虽有佳期;狐兔之悲,岂无同志。

扫描二维码加入我们

注: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如有问题请咨询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