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州烧烤美食交流组

那年十八岁(11)——敌特偷袭(对越自卫反击战纪实)

源潭天空 2022-08-02 10:09:14

点击上方↑↑↑“源潭天空”关注我们



作者介绍:九妮,原名姚万富,唐河县源潭镇马湾村人。,1984年入伍,1984年6月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1987年退伍。



谨将此文献给在对越自卫反击战斗中英勇顽强、威震南疆的炮九师战友们!想念你们!

九妮


2012年6月30日





第十一章  敌特偷袭


第25节  突然山下传来几声枪响 紧接着枪声大作


19841126  晨雾  

今晨的雾很大,昨夜班长汪如申值班。凌晨三点左右,前沿步兵阵地传来阵阵枪炮声,持续有二十多分钟,后来有零星的手榴弹爆炸声传来,以后战场就静下来了,估计是敌人偷袭或故意搔扰。

我想睡一会,但怎么也睡不着。拉被子蒙着头,还是睡不着。心里慌慌的,脑子乱乱的,闭上眼就似有人在我床前站立,坐起来四周看看,雾茫茫什么也没有。听到草丛中有响动,随手拿起冲锋枪,下床蹲在一边,警惕注视林中,不放过任何可疑之处,并没发现什么。


图:阵地哨兵 1984


严治平正在站岗,他向我投了个小石子,轻咳一声。看到了他,正端着枪,靠峭壁站着。我走过去,他小声问我干嘛不睡,我说心里发慌睡不着。他穿着大衣,身边摆了一排拧开盖子的手榴弹。这时,后山传来似有人走路的响动,严治平贴近我耳朵说,这声音已响了三次了。我压低声音答道:“感觉有情况,小路上的绊线手榴弹一响咱就投弹,管他是谁。”

我俩的冲锋枪都是满弹夹子弹,还有几个装满子弹的备用弹夹。我们密切的注视着两个山道口,紧张得能够听到彼此的呼吸。

突然,山下传来几声枪响,紧接着枪声大作。枪声是从后山山下高炮阵地方向传来,突然响起的枪声,惊醒了连长和其它几位战友,大家纷纷拿起武器,拉响枪栓,连长急促地压低声音说:“大家不要乱,各就各位。”严治平向连长报告了刚才发生的情况,山下的枪声打得更激烈了,能听到后山小路咚咚的杂乱脚步声,有不少人在奔跑。连长判断是敌特工偷袭高炮阵地和女子救护队营地,也或是偷袭我们不成摸错了路。

根据山下枪声的密集度,可能敌人来了不少。连长用电台向营长报告,问是否让我们支援高炮部队,营长在电台里用明语命令:“许正楼,你给我听好了,雾太大,趴在那别动,敌人来了就投手榴弹!其它的事你别管!”我们遵照营长的命令,严阵以待。不久,山下的枪声渐渐稀落下来。后山小路又传来嘈杂的跑步声,慢慢又恢复了黑夜的宁静。 浓雾笼罩的深夜,让我冷得哆嗦,再无睡意。

注:后山小路距我们住处约100米,这条路是那马村通向山顶远方芭蕉坪的,白天小路上走人我们听不见脚步声,夜间住在大山上,有点动静听得特清。即使是轻手轻脚,大山上林密草深,有各类动物,如:野鸡、野猪、松鼠、猫头鹰、黄鼠狼等。动物的嗅觉比人敏感千倍,有点点声音动物就会在杂草中狂奔,它怕是猎人。人不走动,动物就灵敏的不动听动静。人再走动,动物也就再惊,所以山上的动物也会为我们站岗。我们夜间住在山上,都尽量不解手或少解,避免造成响声。也尽量不使用清凉油、风油精一类的东西。因为气味较大,如有微风吹过,敌特工能闻到气味。据上级通报,这次敌人特工队是来偷袭我们观察所的,在清泉池附近岔路口走错了路,误闯32师高炮阵地,被乱枪打死三人,其余趁大雾逃脱。有一人在林中迷路,在芭蕉坪被边防连活捉。据俘虏交待,敌人这次行动失败,主要是雾大,能见度只有几米,迷失了方向。我们观察所被越军特工列为主要打击目标。

营长的指示是正确的,雾太大,严阵以待比追击敌人更有胜算,炮兵侦察员的使命是捕捉更多敌军重大目标并消灭它们。

 

早上八点多,我经过一师陈排长的住处,他正用扑克牌在床上算命。觉得好奇,蹲在一边看他算,见摆了几次都不通。陈排长骂道:“他妈的,今天咋搞的,三遍都没通,眼皮还巴噔巴噔跳。”

我说:“也给我算算吧。”

陈排长说:“算一年还是一月?也可以算一天。”

我说算一天就行,就算算今天吧,到晚上我就能知道准不准。

陈排长把扑克牌递给我,让我先洗一下牌,他接过扑克牌拿在手中,神秘的闭一下眼,然后往牌上“呼呼”吹两口仙气,用另外一种算法给我占了一卜。

他笑着说:“今天有惊无险,能冲过难关。但要千万小心。”我嘿嘿一笑,心想这种扑克游戏,其实我也会玩,常常自己盘腿坐在床上给自己算,消磨时间而已,寻求点心理安慰,我还给我们连长算过呢,逗他玩嘛。有一次,我“算”到连长快交桃花运了,连长笑着说算得真准,我好开心,因为连长看信时,我站在他后面偷看到信上说有人给他介绍对象,哈哈。

看我嘻嘻笑,陈排长一本正经地说:“信则有,不信则无。心诚则灵,我可是试过多次,很灵验!”陈排长让我坐在床上,他继续说:“这54张牌吧,大王和小鬼,代表太阳和月亮。余下的52张牌,代表一年有52个星期。梅花、红桃、方块、黑桃,这四种花,代表一年有四个季节。也代表春、夏、秋、冬,每种花从A到老K,共计13张牌,代表一年有12个月另加1个润月。从1到13数字相加,共91点,是一个季节的天数。4个91点相加,共364点,大王和小鬼代表太阳和月亮,分别在一天24小时内出现,这两张牌只能算1点,合加起来365点。刚好一年的天数。今年闰十月,流年不利,多血光之灾,所以要时时小心才是。扑克牌中暗含有天、地、日、月、人、文杂项。比如:A代表坚定,2代表不满,3代表混乱,4代表称心,5代表工作,6代表如意,7代表曲折,8代表灾难,9代表男友,10代表财富,J代表小人,Q代表爱情,K代表贵人。每张牌不同的搭配有不同的含义,每个人都得从1当做起点,经过2、3、4、5、6、7、8、9等环节,人生只要不轻易放弃,一步一个脚印的干好,就能做到K这个高点,就是贵人。再往上做得好,就是做大王。做的不好,就是小鬼。这是日本天文学家和心理学专家以及命理学家经过三十多年潜心研究出的最新成果,已在世界范围大学生中进行过测试,准确率达百分之九十三以上,呵呵.......”

听了陈排长对扑克牌的讲解,觉得今天还真学了个能,小小的扑克牌竟有如此大的学问,佩服!不愧是上海大城市的人。

上午,双方继续炮战。炮五团打了好几个目标,听杨刚欣排长说,他们过几天就要撤下去了,他给我写了个通信地址:昆明,35303部队指挥连。还给我一张照片做留念,我也给他留下了通信地址:云南前线十支局,35316部队58号信箱。

连长审阅了我写的《六连观察所战斗情况汇报》,点头满意。下午13点10分,连长命令我和严治平一起去偏马营执行任务,我负责送汇报材料,严治平去修理电话单机,营指住有技师。正要下山时,南榔村遭到敌炮击,但大部分炮弹打在村外的荒坡上,越南人又在瞎打。

走下这段陡峭路,远方接二连三地传来阵阵爆炸声。越军又对南榔村和南榔左下方200多米处高机阵地炮击,村子里有房子着火,冒狼大烟。由于炸点距我们很远,我俩并不在意,走过甘蔗林后,从小树林斜穿过去,再过一块香蕉林,就是去偏马的公路。

今天那马至偏马这条路很少有车经过,快走一半路时,路上驶来一辆小电台车。严治平站在靠路中间早早招手,小电台车靠近我俩时减速,我俩赶快靠边,笑脸相迎,没想到小电台车司机突然猛踩油门飞速而过。卷起的尘烟眯了我的眼睛,严治平边“呸呸呸”吐呛进嘴中的灰尘,边破口大骂:“日你妈!跑这么快去死呀,让你狗日哩翻沟里!”接近偏马时,路两侧弹坑明显增多,能看到天保农场上方的山坡上有无数个弹坑。

到偏马村口,路上有几个大弹坑,望一眼边防七连的蓝球场,被炸哩一塌糊涂。有间车库也被炸塌。我俩走进偏马村,村里已被炸的不成样子,跨过铁丝网就是营指挥所山洞。有几个士兵在村中间的一个小山峰悬崖凹洞处躲炮,看到我俩来,都很惊讶的朝这边张望。

走进营指山洞,洞里很暗。在值班电话旁只点有两根小蜡烛,营长在打着手电筒看地图。我没敢打扰,就去找我们排长屈健,严治平去找技师。屈排长正在睡觉,拍醒他说明来意,赶快起床。他拿上材料去找营长,营长把材料递给教导员。

从屈健排长和教导员的谈话中,我听明白了,战前在全师侦察兵军事技术大比武中,六连侦察班成绩突出,我们三个侦察员和班长汪如申的照片被刊登在军报头版,现在军报记者要进行跟踪报道。


图:偏马2营部电话兵1984


由于前线战斗激烈,不便采访,团政治处让营里把我们侦察班的作战材料报上去。另外,教导员告诉我,全团侦察兵分队侦察的敌人目标,我们观察所排名第一,占全团侦察目标总数的六成多。并保障全团九次射击,获团里嘉奖一次。看到营部炊事班正在外边悬崖洞一侧做饭,我肚子就开始咕咕叫了。老乡党进友给我找了个碗筷,中午饭是要在这里吃了。

严治平已修好了电话单机,我和排长屈健正聊天时,营部小个子炊事班长握着勺子走进山洞,他进洞就大吵大叫:“我这个炊事班长没法当了,谁愿干谁干!天天吃饭时候添人,外面打着炮,我容易吗?!他奶奶的.......”小个子炊事班长拿了些盐,骂骂咧咧的跑出洞去。我听了这话心里不舒服,严治平也有些生气。我俩想走,村子周围传来阵阵爆炸声。

屈排长说:“现在别走,外面正打炮,一会吃过饭再走。炊事班长就是个爱胡球啰嗦个人。”

我老乡党进友说:“平时不添人他也这熊样,天天跟女人似地唠唠叨叨,别和他一样,饭照样吃,一会我给你们打饭。”正说着话,有几发炮弹打在偏马村西边,站在洞里能看到爆炸的黑烟。此时饭已做好,炊事员正往锅灶里泼水,没有燃完的木柴棒冒着大烟。

听到爆炸声,三个炊事员飞奔进洞。偏马村已没有房屋可炸,敌人可能发现了炊烟,也或是例行炮轰。小个子炊事班长又开始发火了:“大家都看见了,这饭没法做了,炮弹不停往这里打,谁饿谁出去做,老子不做了.......天天添人吃饭,不交伙食费......”我俩再也听不下去了,挤出山洞,向村外狂奔。身后传来教导员的喊叫声:“姚万富!你俩路上小心点!小心一点!”我回首叫了声“教导员保重”,脚步并没有停止。

 

注:由于偏马村常遭炮击,炊事员在外面做饭的危险系数极大。当一个人天天处于生命危险之中工作时,会产生恐惧和焦燥情绪。从心理学上讲,他需要多种方式排泄这种情绪。多年以后,我便理解了炊事班长的那种唠叨,他并非不愿让我们吃饭,而是在找理由排泄他心中的急燥情绪。越危险,他就会越啰嗦。但他自已并不觉得这样会给别人造成什么伤害。


 图:四连侦察兵姜道德(右)1984


跑到村口,侦察员吴玉才、姜道德、周宾三人刚从山上跑下来。他们大汗淋漓,周宾说:“我们观察所已挨了十多发炮弹,越军还在炮击,五连连长要我们先下山防炮,马红排长他俩在观察所值班......现在别走......很危险........”

我说谢谢弟兄们。跑出偏马村,我俩就不跑那么急了。走一会跑一会,敌人并没有向我俩炮击。到那马村五连老乡郭付乐那里,他给我几串香蕉,付乐笑着说:“晚上摸黑去砍这一大串香蕉,扛回来就放房间地上,天亮看见香蕉串里塞了两颗手榴弹,导火索都在外边滴溜着,好玄那,哈哈。”我说谢谢啊,这香蕉可是付乐老弟冒着丢小命的危险换来地,你真命大,以后千万可别弄了。

我拿了香蕉,没敢久留,就上观察所了。上山后,我俩向连长报到,连长有点不信我俩已去营指,炮打这么激烈不可能去这么快,还向屈健排长打电话讯问,证明确实去了。

  

第26节   毁灭敌巢


1984年11月27日   郭付乐上观察所来找我玩,他上山来想看看越南兵到底长得啥样,还想看看越南女兵。

付乐和另外两个电话员常住那马,负责电话线路安全维护。外出查线时,常能搞到些香蕉、木瓜、野梨、甘蔗及一些山果。他今天上山来给我带来两个木瓜,已经焐熟了,金黄黄的吃着真不赖。付乐说:“昨天晚上,那马村北边的学校门前香蕉林里落了三发炮弹,有一发没爆炸,刚才上山时看到村里一个老汉在挖那发没响的炮弹。炮弹钻进土里不算深,老汉说他喜欢挖不爆炸的臭弹,家里加上这一颗已有十三颗了,其它的那些是在船头和天保挖的,问他挖这些弹头有啥用,老汉说咋会没用?拉到集市上换票子,能卖七、八分钱一斤,一个弹丸少说也有四、五十斤重。”


     
图:许正楼在观察所1984


听了觉得挺有意思,我说难道不怕弹头在家爆炸吗? 付乐笑着说谁知道会不会爆炸,这老汉真是个二蛋, 哈哈。

能见度好一点时,我带付乐去观察所看越南女兵。在越军直瞄炮附近找,没有。平时544高地左边的那门直瞄炮工事旁总有越南女兵出来活动,我把炮队镜转向越南境内小青山后边向左几十米的江边,让付乐看,告诉他这里是越南女兵常来洗澡的地方,一般一两个人时我们不打。三个以上我们就开炮,向下游几十米有两颗高大的香蕉树,还有个小土丘,那里有条小路,那是男兵常洗澡的地方。一般选在黄昏时,他们以为安全,其实我们看得清清楚楚。

郭付乐是第一次在高倍炮队镜里看越南境内,又看了几个村庄,还有道路上行驶的汽车。他显得有些兴奋,说在炮队镜里感觉离越南只有一里地。

这时,我看到越南183高地右侧土路上有一个士兵在慢悠悠地走路,肩上扛有什么东西,我打开40倍望远镜的遮盖,让付乐看,看了一会,他笑着说:“这龟孙去拉屎啦,哈哈.....”我用炮队镜看过去,果然看到那位越南兵蹲在草丛中,只能看到他的上身,那越南兵提着裤子从草丛中走出来后,我看清了他拿的是一捆黑色电话线,最后消失在小青山山后路右侧的树林中。

我拿起侦察记录本记下这个情况:1127,上午948分,183高地右侧公路,发现越军电话兵一名,肩扛电话线,沿路面行走,在路边草丛中蹲约三分钟,消失在小青山山后公路右侧树林处。观察记录人:姚万富。


 图:6连观察所1984


上午10点20分,敌344高地直瞄炮一门,544高地直瞄炮一门,738高地左侧直瞄炮一门,形成交叉火力对我军步兵404高地、662.6高地进行直瞄炮击。炮弹打在我军步兵阵地上,土石横飞,爆炸声阵阵传来,令人揪心。炮弹爆炸后不断升起硝烟,飘向天空。但看不到我方士兵,可能都在地下工事隐藏。我军偏马直瞄炮对敌344高地直瞄炮打了十几发炮弹,敌炮哑巴。 

544高地、738高地敌直瞄炮没被压制,我军在南榔山上的高机对敌炮平射,没对敌炮起到作用,可能是高射弹没打进敌人的炮口里 。敌直瞄炮凭借坚固工事,继续射击......敌人这个打法,我军步兵弟兄们可是吃老亏了,我心里着急,我军的指挥官得赶快想办法把敌直瞄炮敲掉,这样下去,死人会很多很多! 

 

10点45分,敌人对甘田村及周边地区打了一百多发炮弹,很多炮弹落地时和石头相撞,碰出大片火花。炮弹爆炸时声音脆响,钻进地下的炮弹爆炸声音有点发闷。那里没有军事目标,也没有老百姓,瞎打。

在甘田左下方沿江公路,有三辆汽车跑得很快,敌人追着汽车打炮,汽车一直在炸点硝烟中飞驰,车上司机真是命大,那么多炮弹没炸着他。

有一辆车在岔路口开上山,上山这条路弯弯曲曲能开向老山主峰。汽车爬上一段山路,我发现山路左边有个小山包上有辆坦克,是老式坦克,在山顶上卧着向越南境内开炮,坦克炮是在打清水口的敌161高地。161高地是在那拉口左远方开阔地里的一座小孤山,以前40师傅连长曾指挥炮火用90发炮弹炸毁敌三辆坦克一辆装甲车。就是那里,现在还有一辆被炸毁后烧黑的敌坦克趴在草丛里,那个高地山洞里藏有敌六O炮小分队,我把炮队镜转过去看161高地,山边空地上躺着一具敌尸。尸体旁有一门歪斜的小六O炮,在坦克炮的轰击下,161高地土石飞溅,爆声隆隆,黑烟飘动着,山草燃烧着火焰。

这个倒霉的越军士兵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这家伙早就该死了。经常看到他们在那里架炮打我军步兵,32师小炮打了很多次,敌人总是打几炮就跑,六O炮不太重,看到敌人抱着小炮还能跑快。三番五次老是整不着他们,每次看到他们,我就喊32师余连长他们快打,急得我直跺脚。我们的重炮不喜欢打这样的小目标,坦克炮可是立了大功,今天总算整死一个出出气,不知道这辆坦克是哪个部队的,可能是32步兵师向坦克团借来的,多借点就好了。

10点58分,我火箭炮部队213团对敌开炮。火箭弹呼啸着带着哨音从我们观察所上空飞向敌阵,那令人兴奋的“啾啾啾啾”声让我手舞足蹈,我嘴里也模仿发出“啾啾啾啾”的口哨声,连长说我学哩真像。

火箭炮打了十几个齐射,弹着点先后落在清水桥、926高地、那端近方以及183高地周围。那端近方的转弯公路,火箭弹凌空爆炸,刚刚下车的十多个越军士兵躺了一地。又有弹群爆炸,汽车被燃着,有一个士兵身上着了火,跑动几步倒在草丛中燃烧起来。这些步兵肯定是刚上来的,没有经验,汽车怎敢停在那里下人,暴露地段啊,送死!

11点30分,阳光强烈照耀着大地,出现晕雾。我多个炮阵地向敌纵深射击,我们看不清炸点。只能听到爆炸声和看到弹群爆炸后升起的浓烟。

下午,我重炮阵地向敌纵深射击,越军没咋还击。

 

1984年11月28日 轻雾

早晨6点45分,我军的大炮就开火了。此时天刚麻麻亮,雾不太大。先是盘龙江沿线的122毫米榴弹炮开炮,紧接着炮五团的130毫米加农炮向越军纵深开炮。

约十分钟后,敌人的炮弹就打过来了,天保农场右后方江边我军炮阵地遭敌炮火覆盖。有不少炮弹打在江里,水柱炸起数丈高,有人员伤亡,救护车开得飞快前往那里救人。有一个弹群打在我方船头检查站,命中楼房,炸起很大尘烟,但没着火。硝烟中,。

上午920分,我重炮部队对越南郎冲村三公里范围内进行地毯式轰炸。一片树林中隐蔽公路路段升起滚滚浓烟,有爆炸声,有团团黑烟卷着火球升起,天空几乎被黑烟遮盖。郎冲村也被弹群覆盖,大火熊熊燃烧,浓烟翻滚。有两处腾空升起几十米火球,这是引爆了敌人的弹药堆积所。

这个村住有不少越军后勤兵,我们观察所先后有十几次要求炮击,上级都没批准。郎冲村多为木制结构草房,燃烧弹命中后很易着火,大火将近烧了二个小时,这个村距我观察所直线距里15500米,40倍望远镜里,熊熊大火燃烧的场面近在眼着。能看到敌人在火浪中奔跑,郎冲村近方的敌炮阵地,被轮番轰炸数遍。这是我军首次对敌没有住老百姓的越军村寨屯兵点,进行毁灭性打击。


图:越南民房 2010


据有关部门透露,这次轰炸是我军侦察兵特工队深入敌后,在郎冲村附近的山上隐蔽指挥,用无线电报告并修正目标。看着敌人,指挥我军炮火打的。炮火很猛,目标很准,效果很好。树林中是敌运兵车,正集结待命,遭我炮火覆盖,人车俱毁,得到这个消息,大家很兴奋。有一种也想去敌后侦察的冲动。越南郎冲村,今天是最血腥的一天。 

整个上午,敌几门山顶上的直瞄炮不停的向我步兵阵地射击,还有敌炮向我马店、偏马、天保、船头、南榔、甘田等村寨炮击,三转弯公路每分钟都有炮弹爆炸。

三转弯公路,上午很少有车辆经过,没有汽车被打到。那马村还是没有落弹,我看到那位大娘在门前晒咖啡。

中午12点10分,我火箭炮部队213团开始对敌步兵阵地进行火力急袭。第一个齐射弹群炸在2号阵地前方几百米处,敌弹药堆积所爆炸起火,燃烧了一个多小时。紧接着火箭炮对越南小青山的敌观察所打了二个齐射,敌观察所周围的树草都在燃烧,敌人的侦察兵今天真是倒了血霉。火箭炮又对敌183高地右侧山凹里打了一个齐射,今天的火箭弹和往常不同,打哪里哪里着火。火箭弹向敌544高地后方山凹里打了两个齐射,大家都很开心,有黑烟高高升起,黑烟越过544高地升向高空,544高地后方山凹是敌人的老窝,183高地右侧公路天天都有步兵、电话兵、军工、民兵从小青山山后边小道进去,要是往那放点毒气,敌人会死的更多,可能不准放毒气。

下午,连长接到屈健排长从营指挥所打来的电话。排长说:“我营跤趾城炮阵地遭敌152毫米加榴炮袭击,落弹几十发。四连阵地落弹17发,有一发炮弹在一炮位三米处爆炸,有一发在二炮和三炮之间爆炸,炮弹威力很大,弹片飞到弹药所的马袋上着火,在场人员立即进行抢救,用水灭火,大衣烧坏一件,报话机天线炸坏一个,人员无伤亡。我连阵地落弹一枚,没有爆炸。哑弹挖出后在山谷深埋,战斗中,有士兵发现跤趾城北边山顶有两民妇,疑似敌特工,兄弟部队派一个班上山包抄,到山顶后,两民妇已无踪影,附近林中搜查未果。

晚上8点35分,敌人炮击我观察所。山顶落弹数枚,有大石头滚落。有一群炮弹呼啸着从我们头顶飞过,发出怪怪的声音,炸点落在百米远的后山小道附近,山下高炮部队和女子救护队也遭到炮击。


图:汪如申(左)、许正楼(中)和作者相聚军营2010


那马村今夜看不到一点灯光。睡觉后,一师陈排长找我,他让我给连长说一声,今晚上大家都很悬,敌人的弹道再低半米位,大家都活不成。建议修工事,那几颗大树得砍掉,炮弹打到树上造成空炸,大家伙都完蛋。我觉得陈排长说的有理,当时带他去找我们连长,听了陈排长的阐述,连长当即表示同意,明天开始修防炮工事。

今晚战区较安静。

 

第27节  老子都二十五喽  还没摸过女人屁股呢


1984年11月29日 浓雾  

今晨的雾气特别大。早上起来,摸摸我的被子好潮湿,蚊帐好像被水淋了一样。地面上湿漉漉的,一团团会游动的大雾把人裹进来,一团刚过,铺天盖地的大雾迎面又来一团,感觉生活在天上。

早晨630分,21340管火箭炮阵地向敌方打了一个齐射,弹着点在清水方向。接下来敌我双方又零零散散的打了一阵子,只能听见沉闷的枪炮声在山谷中回荡。雾天的发射击火声、爆炸声和晴天有很大的不同,雾天炮声久久在山谷中隆隆回响,晴天则短促音脆。


图:战区迷雾


中午,我去后山清泉池洗澡,小路两侧新炸了不少弹坑。有很多处山草被烧得只剩下一片片黑呼呼的草根。有几棵树也被烧毁,水池附近也落了很多炮弹,有一枚炮弹打在水池里,透过清沏如镜的水面,能看到水池深了许多。水中已看不见那群小鱼苗,平时接水用的半片竹筒水槽不知被炸飞到何处。在不远处,我找到了以前藏在草丛中的另一半竹筒,重新架好水槽接管。

水池旁的这棵参天大树中部,有一块手掌大的弹片牢牢的钉在树杆上。我爬上树很用力都没拔下来,树杆上飞进了好多个核桃般大小的弹片。有些弹片进的不太深,能看得见。每个弹空处都在往外渗液,大树枝上常见的两只活泼可爱的小松鼠,现在只看见有一个在树枝上来回走动着,发出唧唧的哀呜。我在这里转了一圈,大概数了一下,新添了大约三十个弹坑。我随便捡了些弹片,用手绢包好留做纪念。

18点50分,213团40管火箭炮阵地向清水口射击。据说是我前沿潜伏的侦察兵发现13名越军在清水一带活动,呼叫炮火覆盖。但我们因雾太大看不见,有些情况需要向32师侦察兵了解,他们直接和师部有专线联系。32师现在是老山战场主力师。

今天的能见度一天都看不出去,最远看到天保农场的甘蔗地。

晚上,指导员从炮阵地打来电话,和连长聊了好长时间,六连要派出七名战士去前沿当军工,他俩在商量人选,我听到有杨焕坡的名字。

连长放下电话,我说:“连长,如果派杨焕坡去当军工,让我顶替他去吧。”

连长问:“为什么?”

我说:“杨焕坡和我一个村,他有个哥在部队出事了,他惹再出事,他母亲会受不了这个打击。我和他不同,俺弟兄四个,我就是遇到不测,还有三个哥。”

连长说:“还没最后决定,到时候连队再考虑吧。”

晚上20点,我找杨排长玩,顾祝华说老杨下山了,明天才回来。我又去了一师陈排长那里,陈排长的小帐篷靠峭壁搭盖,十多米高的悬崖高处刚好向外伸出了一段老虎嘴似的岩石。这个位置选的不错,陈排长让我看了他的笔记本,本里记了很多流行歌词。陈排长唱给我听,张爱保坐在小帐篷外的石凳上用小木棍有节凑地敲打着岩石,嘴里哼哼唧唧算是伴凑。这些流行歌曲很好听,歌词也比较顺口。听他每唱一遍,我看着歌词就能唱出来,虽然有些歌调音符把握不准。

我把陈排长的笔记本借过来,抄写了几首我较喜欢的歌词。其中一首《妈妈,梦中的妈妈》我最喜欢。歌词:


妈妈,梦中的妈妈,昨夜梦中又见你的白发。妈妈,梦中的妈妈,你又展开双手等着孩子回家。我看着你的眼睛闪着慈祥的泪花,叫我怎能不心伤,你紧紧地拉着我的手不放,怕我离家去流浪。

妈妈,梦中的妈妈,你可听到孩子的亲声回答。妈妈,梦中的妈妈,你可知道他(她)也怀念妈妈 。

妈妈,梦中的妈妈,昨夜梦中又见你的白发。妈妈,梦中的妈妈,你又展开双手等待孩子回家。我看着你的眼睛闪着慈祥的泪花,叫我怎能不心伤,你紧紧地拉着我的手不放,怕我离家去流浪。

妈妈,梦中的妈妈,你可听见.......


照着微亮的手电筒光,抄下这段歌词,默念三遍,有些酸楚,把头脸深埋在被窝里,任由热泪流淌,我想家了。


1984年11月30日,浓雾

今天的雾气一点也不比昨天弱。上午9点,福州军区炮三师十三团的侦察分队上山了。是杨刚欣排长带他们上来的,有两个人,一个副营长和一个连长。他们是福建仙游32517部队,已完成了临战前训练,战区番号为35317部队。炮十三团将替换炮五团,双方进行了交接,炮十三团也是130加农炮。

由于雾太大,无法看清越南境内,杨排长只好详细向他们介绍了越军的情况和观察所应该注意事项。熟悉了情况后,两位军官就下山了,炮十三团将配属炮九师指挥。

上午十点,我军的炮阵地向敌方发射了不少炮弹。越军打过来的炮弹不多,听炸点爆炸的声音,还是在炮轰几个村庄,雾太大啥也看不见。

中午11点45分,我营对敌326号目标、356号目标进行破坏性射击。

1230分,双方交战激烈起来。但我们只能听到枪炮声,全天都因浓雾太大看不出去。炮队镜和40倍望远镜的养护盖就没取下,因为用不着器材,能见度最好时只能看一千多米。


图:我团3营观察所1984


晚饭时,炮五团杨刚欣排长喊我过去。他们今晚开了六盒一公斤装的红烧牛肉罐头,还有几盒午餐肉和酸菜罐头。叫我来是陪大家一起喝酒,

今晚上21点至明晨7点是我的岗哨,连长刚才特意交待我今夜雾大,防止敌特袭击,不准多喝。所以我只吃牛肉罐头、喝点香槟酒。香槟酒喝着像糖茶一样,喝多少都不会醉。杨排长、,他们三个喝白酒“竹叶青” 和“白兰地”。我只管给他们往铁罐头盒里倒酒,大家都很兴奋,很开心。他们仨明天就下山可以和部队一起回昆明了。炮五团从接到作战命令临战训练算起,到现在快一年了。已经完成了作战任务,大家吃了不少苦,现在终于可以回家了。

我们边喝边聊,顾祝华笑着给杨排长敬了一杯酒,一本正经的说:“老杨,我得求你一件事。”

杨排长端起喝下这杯酒,爽快地答:“说吧,啥事?”

顾祝华说:“回昆明后,请你给连长、指导员说说,放我一个月假期。”

杨排长问:“干啥要那么长时间,娶媳妇啊?我还没揪到呢,你急个啥?”

顾祝华端起罐头盒酒杯,喝了一口酒说:“老杨,不瞒你说,我已经二十三岁了。你不晓得,我弟弟已经结婚到我前头了,我能不急吗?”

,慢悠悠地说:“老子都二十五唠,还没摸过女人屁股呢,你算个啥子嘛?我老家像我这样子年龄都有两个娃娃了。,大家都乐得前仰后合,哈哈哈哈笑起来。

大家大块吃肉,大杯喝酒,有说有笑,真的兴奋极了。,划拳和猜酒瓶盖,。后来他俩人又小声猜老虎、鸡子、杆子、虫,,他今晚喝了不少酒,但没有醉。

四个人中,我年龄最小,又属混吃混喝性质,羡慕他们能回家的同时,不停的为他们斟酒。看他们开开心心的,只能陪着他们“哈哈哈哈”的在一旁傻笑。


图:步兵40师把红旗插上主峰1984


杨排长告诉我说:“我们刚来时,这里并没有路。全是一丈多高的灌木丛、青秧子。大石头旁边还有一个草帽那么大的蚂蜂窝,我们和40师侦察连一起开辟的小路。那时侯我们住在后山清泉池旁的山洞里,出洞口就猫着腰走,头上缠着树枝帽。”

顾祝华指着老山主峰说:“老山主峰那会儿住着越南兵,水泥工事,还有高射机枪,把大炮也拉上了山顶。在这里能看见他们吃饭。”我们四人连碰三杯酒,边喝边说,他们喝白酒,我喝小香槟。

80:“真正吃大苦受大罪的,还是40师步兵。”

杨排长接过话茬说:“老山主峰咱们的人攻下来后,越南人在山上埋了很多地雷,到处都是,也没有规律,乱七八糟的。越南人还天天打炮、偷袭、反扑。山上没有路,没有水,送给养都困难,死了不少军工。我5月初上去过一次,每走一步,要踩着前边人的脚印。听说当时有一个新兵十六、七岁,城市兵,在家娇生惯养的没吃过苦,在主峰阵地,身上溃烂。敌炮天天不停袭击,还要钻泥巴汤猫耳洞,吃不好、喝不好、睡不好、虫子咬,几乎天天都有人踩上地雷。这种担惊受怕、生不如死的生活他受不了,想下阵地休息几天又不准。最后拿颗手榴弹往石头上使劲摔,和自己赌命:手榴弹如果不响,那是天意,就继续活受罪。结果,手榴弹响了,脑浆溅了一石头,再不受罪了,死在大岩石上。”

20点50分,我向炮五团的三位战友各敬三杯,又碰一杯。告诉他们:“今晚请尽兴地喝,我为你们站岗放哨,记着明天走时说一声,我为弟兄们送行!”

(声明: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不当请联系删除。)



  • 那年十八岁(10)——国旗飘扬(对越自卫反击战纪实)

  • 那年十八岁(9)——越军司令(对越自卫反击战纪实)

  • 泣血的麦子  ‖ 田玉明

  • 故乡原风景(五)——麦收

  • 麦天(一)——拾麦

  • 麦天(二)——割麦

  • 麦天(三)——拉麦

  • 麦天(四)——打场

  • 亲其师 信其道  ‖ 吴伟

  • 梦想不远,我们一起追【源潭镇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工作侧记】

  • 重回母校

  • 童年的游戏

  • 唐河二中(源潭)的变迁

  • 美丽源潭我的家

  • 魅力古镇,大美源潭

  • 千年奇树——源潭白果树

  • 源潭山陕会馆,你真的了解吗?

  • 惊艳!航拍的源潭古镇如此壮观

看源潭

如果您喜欢我们的文章,请分享,让更多的人看到,为弘扬家乡文化做出一份贡献。  

主编 | 马营

“源潭天空”发布原创作品著作权归原作者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作者

图片版权归原图作者、商务合作请联系微信号:maying411319

生活/纯真/自然

扫二维码,关注源潭天空

点击阅读原文

查阅更多精彩